這家“僵尸企業”將被暫停上市

遼東信息港 劉 欣2019-07-18 18:52:01
瀏覽

  “重組夢”破碎,對于*ST毅達而言,如果想避免被終止上市,既需要解決目前無法表示意見所涉問題,實現規范化。同時,公司的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前后的凈利潤均需要為正,主營業務也要達到全年盈利。不過,目前2019年已經過半,留給*ST毅達的時間已經不多了。記者注意到,目前已有投資者將*ST毅達告上法庭,要求索賠。

  羊城晚報記者 陳澤云

  在嚴峻的局勢下,投資者開始“用腳投票”,在停牌前,*ST毅達股價從3月22日的最高點4.77元一路下跌,停牌前股價為3.26元,一個月時間跌幅超過30%。不過,值得注意的是,仍然有一部分投資者存在僥幸心理。最新數據顯示,在停盤前,公司仍有股民5萬名,停牌前市值還有35億元。

  但從目前的跡象來看,信達證券無意收拾這個“爛攤子”,并表態沒有在未來12個月內對上市公司進行重大資產重組的計劃,也沒有在未來12個月內改變上市公司主營業務的計劃。

  由于上述多項違規操作,公司也已經被證監會立案調查。

 

  *ST毅達的危機早在2017年就已經發酵。當時*ST毅達總部及子公司陸續出現資金鏈斷裂、無力支付員工工資、員工辭職潮爆發等情況,公司子公司先后出現失控、主營業務逐步處于停滯狀態。

  有投資者向公司發起索賠

  在被暫停上市之前,*ST毅達早已積重難返,淪為一家典型的僵尸企業。6月27日,*ST毅達發布了本該在4月30日前披露的2018年度報告、2019年第一季度報告。年報顯示,公司2018年度營業收入為0,歸屬于母公司股東凈利潤-4.97億元。會計師對公司出具了無法表示意見的審計報告。

  更大的打擊還在后面。今年1月,*ST毅達突然發布公告表示,接到了上交所監管部門電話,被告知上交所已經無法與*ST毅達管理層取得聯系,公司高層處于“集體失聯”狀態。今年3月,*ST毅達不得不開始通過臨時股東大會選聘新的董監高,但由于沒有辦理正常交接,公司的公章、營業執照、財務會計資料下落不明,新任管理層不能正常開展工作,公司整體處于停擺狀態。

  在4月30日停牌前,公司多次提示投資者存在風險,主要是重大違法退市風險、無法按期披露年報的風險、年報被出具無法表示意見而被暫停上市的風險、經營風險、公司治理運作風險等。

  7月16日晚間,*ST毅達(600610)公告稱,因2017年、2018年公司均被會計師出具無法表示意見的審計報告,上交所依法依規自7月19日起暫停公司股票上市。在此之前,*ST毅達剛剛發布了一份難產多時的“奇葩”年報。年報數據顯示,該公司營收為0,員工只有2人。監管部門自今年1月7日起已無法與*ST毅達公司新任董事長、獨立董事等建立聯系,公司高層處于“集體失聯”狀態。目前*ST毅達處于停牌狀態,如果暫停上市情形未能消除的,存在被終止上市的風險。

  這家“僵尸企業”將被暫停上市

  年報連續被出具非標意見

  由于連續兩年年報均被出具非標意見,上交所依法依規自7月19日起暫停公司股票上市。公告稱,在暫停上市期間,若公司又觸及重大違法暫停上市情形的,公司只有分別滿足財務指標和重大違法兩種情形下的申請恢復上市條件,方可申請股票恢復上市。否則,公司股票可能存在終止上市的風險,請廣大投資者注意投資風險。

  其中部分股民將希望寄托于公司的新任股東信達證券身上。2018年年底,經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裁定,原控股股東大申集團所持2.6億股公司限售股票作價5.05億元,交付信達證券抵償債務5.05億元,這也意味著信達證券“被迫接盤”成為公司控股股東。

  從去年4月起,*ST毅達被烏魯木齊中院納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由于未能解決公司“失信”問題,公司銀行賬戶一直被法院司法凍結,也未能恢復融資功能、無法獲取新的貸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