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電影里一樣嗎?來聽聽三個普通人口中的湄公河故事

遼東信息港 劉 欣2019-11-27 15:10:08
瀏覽

  一個釣魚愛好者,他口中的湄公河,是藏匿水中巨怪的神秘河流,河水洶涌湍急、水深難測,有長三米的大魚,據傳它們吃人的尸體長大……

  在湄公河上“討生活”,就像在刀尖上行走。要小心急流險灘,還要時刻提防礁石和暗礁,除此之外,他還經歷了無數次被搶劫,“跑20趟就有15趟會遇到匪徒搶劫。”

  即使他們選擇將船停在老撾碼頭附近,匪徒仍然大膽登船搶劫油品,“他們夜里開著快艇從緬甸那邊來。”

圖為一艘中老緬泰湄公河聯合巡邏執法船艇從各國貨船旁經過。繆超 攝

  今年48歲的陶有明,30年前來到湄公河,從水手做起,成為船長。2005年,他出資8萬元,與人合買了一條30萬元的貨船,晉升船主,“那條船載重120噸,算是當時湄公河上最大的貨船了。”

  “跑船是要向匪徒交保護費的,有一年我爸爸生病,整年沒跑船。”他說,爸爸病好了,卻沒錢交保護費,就被匪徒恐嚇不準將船開到江面上。

圖為第88次中老緬泰湄公河聯合巡邏執法啟動,執法隊員登艇。繆超 攝

  2007年,保勇成畢業了,曾經擔心找不到工作的他和22名同學,遭到眾多單位和公司的“爭搶”,“有兩個單位爭著要我,我選擇了云南公安邊防總隊。”

圖為老撾貨船船主在打理船頭的鮮花。繆超 攝

  當初他來湄公河,是因為他會老撾語。

  近年來,老撾經濟保持快速增長,經濟對物流提出了更高要求。保勇成說,老撾提出變“陸鎖國”為“陸聯國”的戰略,中老鐵路正在如火如荼的修建、老撾還在計劃修建高速公路……

  大學期間,他于2006年到老撾首都萬象的東都國立大學學習一年,“當時的萬象不大,基礎設施落后,沒有高樓,連街上的汽車都很少。”

  三個月后,他一度想申請轉專業,甚至想過復讀再參加一次高考。“幸好當時沒有放棄老撾語,不然就不會擁有這樣有價值的人生了。”

  后來,他被派到中國與老撾邊境的磨憨邊防檢查站工作。2011年,“湄公河慘案”發生后,他又被緊急抽到湄公河,參與四國聯合巡邏執法,負責聯絡老方。

  “這幾年,各國貨船越來多,船也越來越大。”他說,老撾貨船有近100艘,載重從原來30噸左右發展到現在普遍為120噸。湄公河也是一個大熔爐,賽奈來在破船上與各國貨船交易交流,讓他掌握了緬甸、老撾、中國的語言,還會少量泰國語言。

  保勇成是云南省公安廳水上總隊執法聯絡部對外聯絡科科長,自2012年1月,他參加第2次中老緬泰湄公河聯合巡邏執法起,8年間他參加的次數接近70次。

  湄公河上長大的緬甸青年

圖為中老緬泰四國舉行“守望-2019”水上聯合查緝演練。繆超 攝

圖為在湄公河上航行的貨船。繆超 攝

  2013年,聽說湄公河很久沒有發生過搶劫事件,生活陷于絕望之中的陶有明又回來了,在一條貨船上當船長。

  “湄公河一直是老撾重要的貿易通道,保障湄公河的安全暢通,對老撾經濟發展有著重要作用。”保勇成意識到。他說,湄公河也是中、老、緬、泰、柬、越六國的重要水上通道,“保障條河流的安全,更將造福沿岸各國民眾。”

在湄公河上航行的中老緬泰湄公河聯合巡邏執法船艇。陳政 攝

  一位研究國際物流的專家,他說湄公河流經中國、緬甸、老撾、泰國、柬埔寨、越南,可謂是一江連六國,被稱為“東方多瑙河”。湄公河的安全形勢和通航條件得到改善后,將會是一條亞洲“黃金水道”……

  湄公河上說老撾語的中國人

  經歷四天三夜后,第88次中老緬泰湄公河聯合巡邏執法于22日結束了,保勇成參與聯合巡邏執法的次數又增添了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