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首個科幻研究院來了 科幻與現實在這里對話

遼東信息港 劉 欣2019-12-05 01:47:49
瀏覽

  李怡也在研究院成立儀式上指出校地合作的重要意義——“這也督促和提醒我們,傳統學院派的理論研究要自覺地融入當代中國飛速發展的社會文化之中,與大眾文化、國家產業的發展實現最好的結合。”

  “可以說,這個研究院的成立恰逢其時。”三豐說,“它設立在成都,也補上了這座城市科幻版圖的學術部分。”在第五屆中國(成都)國際科幻大會上發布的《中國城市科幻指數報告》顯示,成都是我國“最科幻”的城市,其科幻作家占總人口比例高,科幻機構活躍度高,科幻會展和主題公園潛力大,所獲得的政府支持也超過其他城市。

  跳出傳統文學的框架,科幻研究確實還有更多東西。三豐感興趣的,就是科幻和創新之間的關系。他說,還有其他同樣熱門的話題,比如科幻與教育的關系、科幻和產業的關系……

  在成立儀式上,川大文新學院院長李怡表示,該研究院將以開闊的視野,在各種可能的方向上努力推動中國科幻文學與科幻文化的發展。  

  作為國內首位科幻文學博士生,姜振宇的身份在科幻圈也頗為特殊。他是吳巖的學生,畢業后去往四川大學,并成為中國科幻研究院的主要牽頭人之一。

  “科幻是個內涵很豐富的詞。”科幻研究者、南方科技大學科學與人類想象力中心訪問研究員三豐告訴科技日報記者,它是一個文學類型、一種文化現象,也是一種思維方式。圍繞科幻,可以有非常多不同的研究角度。

  達成一定程度的共識,才能開展對話。在吳巖看來,國內的科幻研究并沒有形成共同體,很多時候,不同派別的人在自說自話。有時候,你這派研究得熱火朝天的某個議題,另一派早已反復研究過了。吳巖表示,學術雜志能夠成為科幻研究者的對話平臺,讓研究者少做無用功、少走彎路。

  三豐認為,很長一段時間以來,我國的科幻研究是野生野長的狀態。但近八九年,情況發生了改變。

  高校是科幻研究的重要陣地,但姜振宇希望,研究院不是從理論到理論,而是給出更多論文之外的東西。他認為,科幻文學在以一種幽微的方式塑造社會,而這所位于高校的研究院,也應該和現實對話,在科幻產業鏈中發揮作用,通過調研和報告,為本地的政策制定給出參考,為產業發展做出引導。比如,研究院可以幫助四川乃至全國的科幻類小微企業,打造出類似“科幻迷創業手冊”的實用指南。

【編輯:葉攀】

  校地合作,是這所科幻研究院的關鍵詞之一。

  一家頂著“科幻”頭銜的研究院,近日在四川成都誕生。它由四川大學與四川省科學技術協會聯合創建,由四川大學文學與新聞學院(以下簡稱川大文新學院)、四川省科幻學會和《科幻世界》雜志社負責具體實施。

  南方科技大學教授吳巖一直在科幻研究領域耕耘。2003年,他與王泉根等北京師范大學教師在該校首次開設科幻文學碩士方向;2015年,他又招來了科幻文學方向的博士生。與此同時,一些年輕的科幻愛好者甚至是科幻作家,也進入了學術圈,并將科幻作為他們的主要研究志趣。“中國的科幻研究漸漸受到了大家的關注。”三豐說。

  在強調科技領跑的時代,想象力教育的重要性就此凸顯。假如沒人可以追隨和模仿,我們要往哪里去,怎么去?想象力能夠給我們答案。

  吳巖現在所在的南方科技大學科學與人類想象力研究中心,關注的話題就是想象力教育,主要做3件事:想象力的基礎研究,科學前沿預測和科幻作品研發。

  科幻研究已有星星之火

  “科幻研究者在全國很多地方都有分布。”姜振宇感慨,中國科幻研究院能在今時今日成立,也是因為此前,在科幻并不這么熱鬧的時候,有這么一群人,愿意為之堅守和付出。

 

  中國科幻研究院,從一出生就背負著多重期許。業內人士認為,它或許能為門派混雜的科幻研究江湖提供一個“切磋武藝”的平臺。

  當然,對中國科幻研究院,吳巖還有更進一層的期待——“教學科研兩手抓”。2017年,吳巖離開北京師范大學去往南方科技大學,他目前不帶學生,科幻文學方向的博士,最近幾年也不會再有了。“如果能夠開始招收相關方向的碩士和博士,對科幻研究院本身和科幻研究都很重要。”姜振宇也表示,希望接下來中國科幻研究院也能著手慎重考慮招生事宜。

  當我們聊科幻時,我們在聊什么

  中國首個科幻研究院來了 科幻與現實在這里對話

  想要扎進科幻研究領域的團隊很多,吳巖建議,大家最好能做出各自特色,有清晰定位。盲目的扎堆去做一樣的事情,會造成重復建設、資源浪費。

  科幻研究,也正在不同地區的高校生長。

  “最近國內有一批研究者進入這一領域。他們關注后人類、性別、環境、人工智能……科幻小說能夠為這些領域的探討提供話語資源。”姜振宇透露,四川大學文新學院和四川《科幻世界》雜志社將共同打造國內首本科幻學術期刊《科幻評論》。“不同理論背景的人都在談科幻。以前的人怎么想,今天的我們怎么想,面對未來我們又要怎么做……有必要搭一個理論平臺,做一些體系建設,讓跨學科的研究者們一起來搞清楚,我們說的科幻究竟是什么。”

  來成都,煮酒論英雄

  吳巖坦言,他不希望只把科幻做成產業,他想把科幻的核心元素提取出來,去培養人的素養和能力。吳巖帶領的課題組,正在編寫想象力教育的教材。

  西安交通大學的科幻作家夏茄、清華大學的科幻作家飛氘、北京師范大學姜振宇的師弟肖漢、南京工業大學的付昌義、東北退休學者孟慶樞……這些學者都以自己的方式,圍繞科幻開展研究。此外,還有集團軍作戰。重慶郵電大學移通學院的釣魚城科幻中心旨在打造完全公益性、非營利的科幻中心,并開展一系列品牌項目建設;位于北京的中國科普研究所也已經籌建了科幻研究中心……

  吳巖表示,在英語國家,科幻研究偏向文學研究,但中國并不能就此簡單照搬,還應對產業有所關照。“科幻產業是我們特有的提法。”吳巖帶領的團隊近幾年每年都會發布《中國科幻產業報告》,最開始時還有些忐忑,擔心這個概念不被認可;但現在,越來越多的地方政府開始關注科幻產業,它更是被成都看作一種城市名片。“高校能和地方形成合力,對城市的發展可以產生直接的支持作用,這是一種共贏。”吳巖說。

  上海交通大學教授江曉原就表示,很長一段時間以來,科幻研究停留在文學評論的層次上,對文學作品背后的思想價值重視不夠。“這是沒評論到點子上。”江曉原說,科幻作家比一般人更早、更細致地思考科學技術發展的前景,這種思考給人們提供了討論的可能。“你沒有辦法憑空討論一個未來科技帶來的倫理道德問題,但是在科幻構建的故事場景下思考是可行的。”他指出,研究科幻重要的任務之一,是揭示優秀科幻作品背后的思想性。

  多位受訪專家指出,科幻有廣闊的研究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