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長江之變】家家戶戶住別墅!這個村可能顛覆你認知

遼東信息港 劉 欣2019-07-18 18:31:09
瀏覽

官橋村八組的道路寬闊平坦,一塵不染。邢蕊 攝

  上世紀70年代末,家庭聯產承包制還在探索階段時,周寶生就已經把田地分到了各家各戶。80年代初,他又在鎮上租了三間房,帶領組員辦起了冰棍廠,熟食店和小賣部。之后,八組的產業不斷升級換代,他們開起了小煤窯,辦起了沙發廠,鑄造廠……這一期間,組員們都住上了集體蓋的小樓房,官橋八組也完成了原始的資本積累。

  周國兵是官橋八組的組員之一,他在田野集團下屬的一家企業上班,他們家的復式別墅寬敞明亮,室內家具一應俱全,浴室,書房,臥室,廚房布局合理。“家家戶戶別墅戶型都一樣,家具裝修也都是組里配好的,”周國兵這樣向記者介紹。

  90年代,周寶生意識到資源型和勞動密集型企業并不能滿足未來可持續發展的要求,他們關停了當時尚在盈利的小廠,整合資源創辦了田野集團,開始探索高新技術產業領域。

  八組的發展,也帶動了整個官橋村的發展,其他組的村民都羨慕八組組員的好日子。如今,官橋村八組也計劃聯合周邊村莊,打造5A級鄉村公園,努力實現共同富裕。(完)

  隨著官橋村八組的不斷發展,組員們都過上了人人持股的好日子,這個小村莊也不斷吸引回了在外地工作的年輕人。

  他的家里除了上四年級的兒子之外,人人都持有股份。周國兵一年的工資加分紅可以拿到一二十萬,他的兒子從出生到高中畢業,每個月還可以領1000元補助。據他介紹,組里組員每年的分紅都不等,持股時間長的一年可以拿到十幾萬,時間短的也有一兩萬元。

  很難相信,這是一個只有60幾戶,200多人的小村落,在這3.8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坐落著十多家企業,它們解決了大部分村民的就業,也為鄉村經濟發展注入活力。更讓人驚嘆的是,這些企業都屬于村民持股的田野集團。

嘉魚縣官橋村八組。邢蕊 攝

官橋村八組家家戶戶都住在集團分的別墅里。圖為周國兵家。邢蕊 攝

  “田野集團是以村民小組為單位成立的企業,當時的發展是靠村民們的共同努力,他們就是田野集團的創始人”,田野集團某下屬公司經理方昊這樣說道。“我們集團公司下屬的產業比較多元化,每個產業都有經濟效益,都能為村民帶來福利。”

  目前,官橋村八組持有股份的組員都為原住民,但是對于集團有突出貢獻的外來人口,也可以享受組員待遇。“集團也在考慮留一部分股份給人才引進,他們可以成為榮譽村民,也可以享受村民福利,”方昊如是說道。

官橋村八組的道路寬闊平坦,一塵不染。邢蕊 攝

嘉魚縣官橋村八組一景。邢蕊 攝

  中新網客戶端武漢7月18日電(邢蕊)走進湖北嘉魚縣官橋村第八農民小組,映入眼簾的是一塵不染的柏油馬路和修剪的整整齊齊的綠化帶,放眼望去,波光粼粼的湖面和漫山遍野的翠綠交相輝映,一排排造型別致的農民別墅就掩映在這青山綠水之中。

  周寶生花重金請來專家,建立了博士后高科技工業園,經過多年的坎坷發展,如今的官橋村八組已經建成了一批磁性材料,焊接材料等高新技術材料的生產與科研基地。

一排排造型別致的村民別墅掩映在青山綠水之中。邢蕊 攝

一排排造型別致的村民別墅掩映在青山綠水之中。邢蕊 攝

官橋村八組家家戶戶都住在集團分的別墅里。圖為周國兵家。邢蕊 攝

  周國兵就是一個例子,大學畢業后,他先在廣東闖蕩了兩年,家鄉日新月異的變化和一系列優厚的政策讓他回到了出生的地方。“大學畢業后如果選擇返鄉,集團給安置費并且報銷學費和生活費,”周國兵這樣介紹。

  40年前,這里還是一個“住著草坯房,吃著返銷糧”的窮窩窩,說到官橋八組的“發家史”,八組組長周寶生是一個不得不提的人。

  事實上早在2017年,組員們的人均純收入就已經達到6萬元,在這里生活的村民從來不用為生計發愁。他們現在所享受的一切都得益于40年來,八組人敏銳的眼光和銳意進取的精神。

  在官橋村八組,村民即是股民,每年都可以參與集團分紅。他們家家戶戶住別墅,社會福利一應俱全,子女入學有補助,退休之后還可以領退休金。在這里生活的幸福指數絕不比城市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