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太倉“定制村干”:不做“鳳凰牌”,要做“永久牌”

遼東信息港 劉 欣2019-12-04 11:51:29
瀏覽

  不是來幾年就走,而是要扎根農村 江蘇太倉“定制村干”:不做“鳳凰牌”,要做“永久牌”

  近日,江蘇省太倉市浮橋鎮丁涇村的“定制村干”沈佳佳正忙著將采摘的金絲黃菊曬干、分揀,品相次一點的用來釀菊花酒、菊花糕,品相好的烘干之后用來作菊花茶。

  出生于1995年的沈佳佳是本地人,2013年,她考上江蘇農林職業技術學院農業技術與管理專業,2016年回村任職。沈佳佳手里有幾個重量級證書——拖拉機駕駛證和聯合收割機駕駛員五級、蔬菜園藝工三級等職業技能證書。

  平時,她既要負責制訂農場的耕種計劃,又是村里的團支書,是一名“文能寫材料,武能開拖拉機”的“農業新青年”。  

  太倉自古被譽為“皇帝的糧倉”,在蘇州“四個百萬畝”工程中,太倉有近50萬畝。當地有大型合作農場近百家,規模化經營、機械化耕作、標準化生產,但必須面對的現實是,留在農村從事農業生產的大多是50歲以上人員,“誰來種地”“如何種好地”矛盾突出。

  為了更好解決村級后備干部人員不足、年齡結構老化、管理能力薄弱等問題,太倉創新推行“定制村干”培養模式。2013年,太倉在江蘇率先出臺《關于大力培育新型職業農民的意見》,面向本地應屆高中生招錄定向委培生,就讀于江蘇農林職業技術學院、蘇州農業職業技術學院和江蘇農牧科技學院。

  來自太倉市瀏河鎮東倉村的胡嘉霖也是一名“定制村干”。2016年7月,胡嘉霖選擇回到東倉村——他從小生活的村子。這一年也是東倉村農業產業結構轉型的一年。

  在他的記憶中,此前村里幾乎沒有農業項目,種植水稻、小麥的田地都分散在村民手里。兩三年來,土地逐漸流轉回到村集體,村集體才開始有機會進行集約化、產業化管理。農業機械、農業項目進村,變化悄然發生。

  胡嘉霖是這場變化的見證者。目前,東倉村約1500畝土地流轉到村合作社,各式農機12臺。在實踐中,胡嘉霖發現“這里有我大施拳腳的機會”。

  隨著電商發展日益迅速,他發現許多村都有電商平臺,但往往一村一平臺,力量小且分散。于是,他建議村里推出一個大平臺,導入鎮里各村特色農產品,共同打造當地品牌。建議被采納后,他找到一家第三方電商公司協商,最后促成合作。

  看著兒時伙伴紛紛離鄉進城,這些“新農村青年”卻選擇返鄉。今年24歲的太倉市城廂鎮萬豐村村委會副主任潘鋆皓說,“定制村干”學費全免,就業包分配,收入待遇有保障。作為當地人,街坊鄰里都熟悉,工作也沒有方言障礙。

  3年前,他在村里的海豐農場做管理員,年齡大、資歷深的農場老同志對他有些不服氣。長期以來,海豐農場一直將稻谷倒在場地上,通過人力,一鏟一鏟裝入編織袋內,這種傳統方式費時費力。潘鋆皓從裝水泥的立方體噸袋中獲得靈感,噸袋容量大、易于堆放,可直接使用叉車進行裝袋。

  建議被采納后,農場便開始使用噸袋裝谷、叉車疊放的作業方式,工作效率大大提高。沒過多久,這個點子多、肯吃苦的年輕人為農場注入新活力,老同志都心服口服。

  “我們不想要來幾年就走的‘鳳凰牌’,想要能留下來的‘永久牌’。”今年31歲的丁涇村黨委書記陳超說,他的另一身份是太倉新農菁英促進會會長。

  去年12月,太倉市委組織部、農業農村局、團太倉市委等部門推進太倉市新農菁英培育計劃,成立太倉新農菁英促進會,把一批愿意留在鄉村、建設家鄉的年輕人,培養成為政治文化素養好、農業發展能力強、基層治理水平高、留得住扎下根的“技術型+管理型”雙型人才。

  目前,太倉已有兩屆共189名“定制村干”學成回鄉,被分配到產業振興、社會治理等崗位歷練。已有14人進入村(居)“兩委”班子,1人被選為村委會副主任,留崗穩定率達91.13%,該市92個涉農村(居)都有新鮮血液加入。“新時代鄉村振興,新青年責無旁貸。”團太倉市委書記邵旻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