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與法院技術事實查明工作 技術調查官是個什么“官”

遼東信息港 劉 欣2019-12-05 02:29:16
瀏覽

  □ 全國法院技術調查人才共享

  □ 工作手冊提供可操作性指引

  □ 本報記者  張晨

  近日,最高人民法院知識產權法庭宣布全國法院技術調查人才庫建成,啟動全國法院技術調查人才共享機制,同時發布《技術調查官手冊(2019)》。這意味著在技術類知識產權案件審判領域,技術調查人才或可實現全國范圍內按需調派和人才共享。

  技術調查官是個什么“官”?《法制日報》記者從最高法了解到,在技術類知識產權案件的審理中,技術調查官增強了技術事實認定的中立性、客觀性和科學性,對于提升審判質效尤為重要。近5年來,人民法院初步建成以技術調查官制度為基石,以技術咨詢、專家陪審員、專家輔助人、技術鑒定制度為重要組成部分的多元化技術事實查明機制。

  技術調查官隊伍輻射全國

  統計數據顯示,全國法院目前已有技術調查官、技術咨詢專家360多人,研究生以上學歷占比75%,在相關技術領域的平均從業年限達9年。除人民法院聘任和聘用人員以外,來自國家知識產權局、科研院所、高校、企業的技術調查官、技術咨詢專家以借調、兼職、志愿者等多種方式參與技術事實查明工作,已基本覆蓋技術類知識產權案件中常見的主要技術領域。

  記者梳理發現,2014年,北京、上海、廣州知識產權法院率先成立技術調查室。2015年至2018年,南京、蘇州、合肥、鄭州、武漢、青島、天津等地法院緊隨其后,相繼建成各具特色、來源多樣的技術調查官、技術咨詢專家隊伍。

  “建成全國法院技術調查人才庫,啟動全國法院技術調查人才共享機制,標志著以最高法知識產權法庭為統領,以京津冀、江浙滬、大灣區和中西部重點區域為核心,輻射全國的技術調查官、技術咨詢專家隊伍分布格局和統籌調派工作機制初步成型。”最高法副院長、知識產權法庭庭長羅東川說。

  記者注意到,我國在多元化技術事實查明制度建設方面已頗有建樹。2014年底,《最高人民法院關于知識產權法院技術調查官參與訴訟活動若干問題的暫行規定》頒布實施;2017年,《知識產權法院技術調查官選任工作指導意見(試行)》正式施行;2019年,《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技術調查官參與知識產權案件訴訟活動的若干規定》將有關規則上升為司法解釋。

  “北京、上海、廣州知識產權法院及南京知識產權法庭等分別制定了關于技術調查官人員選任、參與訴訟、管理考核的具體實施辦法。”最高法知識產權法庭副庭長王闖告訴記者,以最高法有關文件為主干,各有關單位規章制度為枝蔓,涵蓋頂層設計、中層機制和底層細節的多元化技術事實查明機制規章制度體系基本建成。

  “技術調查官制度是各有關法院技術類知識產權案件審判質效提升的重要支撐,有關法院要扎實開展工作,推動中國特色多元化技術事實查明機制在新時代實現新跨越,為中國知識產權司法保護實現新發展作出貢獻。”羅東川說。

  有效破解技術事實查明難

  來自最高法的統計數據顯示,5年來,技術調查官、技術咨詢專家累計參與案件審理3813件,解決技術問題4326個,提供技術咨詢6753次,參與庭前會議及庭審2379次,參與勘驗、保全375次,出具技術意見1489份,有效破解了技術事實查明難題,大幅提升審理質效,初步形成根據案件技術事實難易程度,選擇適用簡單提供咨詢、深入調查事實、多人協同配合等不同工作模式參與訴訟的普遍做法,基本實現繁簡分流、快慢分道。

  一組對比數據更能說明情況:北京知識產權法院技術調查隊伍建成次年,技術類案件結案數同比增長85%;上海知識產權法院技術調查官參與訴訟的案件,至今無一件因技術事實問題被發回重審或者改判,多元化技術事實查明機制作為技術類知識產權案件審判機制重要組成部分的積極作用彰顯無疑。

  “各地法院根據工作實際和區域條件,選拔任用了一大批優秀技術調查官、技術咨詢專家,形成各具特色的人員配備模式。”王闖說,北京知識產權法院采取交流人員為主、兼職人員為輔、志愿者為補充的模式,廣州知識產權法院采用以在編技術調查官為核心的技術團隊模式,南京知識產權法庭采用專職聘用技術調查官模式,蘇州知識產權法庭采用半全職交流人員模式等。

  “今年8月,我們調派本法庭機械領域技術調查官丁雷參與寧夏回族自治區銀川市中級人民法院免耕式雙壟溝全鋪膜覆土聯合作業機發明專利侵權糾紛案件審理。”王闖說,這是最高法知產法庭首次調派技術調查官支援地方法院。

  此案中,涉案發明專利涉及一種具有旋耕、開溝、整形、鋪膜、覆土、鎮壓、打孔等多種功能的綜合性農業機械,技術方案復雜,技術事實查明難度大。丁雷多次通過遠程文件傳輸、音視頻通話等方式與銀川中院合議庭溝通相關技術問題。因被訴侵權產品的內部結構和部件細節等關鍵技術特征無法遠程查明,丁雷趕赴銀川協助合議庭現場勘驗了被訴侵權產品實際作業狀態,迅速查明了有關技術事實。

  建多元化技術事實查明機制

  如何解決技術事實查明人才來源較窄、技術領域分布不均、供需關系緊張等難題?如何看待經費保障、人員編制、機構編制、地域條件等制約多元化技術事實查明機制發展的現實因素?

  作為統一審理全國技術類知識產權上訴案件的機構,最高法知識產權法庭積極統籌促進全國多元化技術事實查明機制發展,目前已初步建成全國法院技術調查人才庫,啟動全國法院技術調查人才共享機制,發布《技術調查官工作手冊(2019)》。

  “全國法院技術調查人才庫由最高法知識產權法庭負責籌建,匯聚了最高法知識產權法庭,北京、上海、廣州知識產權法院,南京、蘇州、杭州、青島、合肥、天津、武漢、鄭州知識產權法庭的技術調查官、技術咨詢專家360多人,基本覆蓋技術類知識產權案件中常見的近30個細分技術領域。”王闖說,最高法知識產權法庭將適用或者參照適用《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技術調查官參與知識產權案件訴訟活動的若干規定》第十四條規定,在全國范圍內按需調派技術調查官和技術咨詢專家。

  “全國法院技術調查人才庫和全國法院技術調查人才共享機制的建立運行,對于實現既有技術調查資源效用最大化具有重要意義,有望在一定程度上緩解欠發達地區法院技術調查力量不足、發達地區法院技術領域覆蓋不全的問題。”王闖說。

  此外,為切實解決實踐中技術調查官工作認知習慣差異大、參與訴訟細節規范不統一的問題,最高法知識產權法庭牽頭組織北京、上海、廣州、南京、蘇州、天津、深圳等地法院編寫完成《技術調查官工作手冊(2019)》。手冊全文共79頁,約2.9萬字,包括技術調查官的指派和調派,技術調查官參與調查取證、保全和勘驗,技術調查官參與詢問、聽證、庭前會議和開庭審理,技術調查意見撰寫指引,技術調查官的考核,多元化技術事實查明機制中的技術調查官6章,另附8個常用工作模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