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食物上榜運動員外出禁食名單 咋就和興奮劑有關了

遼東信息港 劉 欣2019-12-05 02:29:48
瀏覽

  豬肉、甘草、蓮子等上榜運動員外出禁食名單
  常吃的這些食物咋就和興奮劑有關了

  著名體育評論員黃健翔曾經發過一張運動員外出就餐禁用食品的圖片,除了豬肉及豬肉制品榜上有名外,還有甘草、蓮子、瓜子、釋迦果、紅牛飲料等。

  “我們對興奮劑非常謹慎,孫楊十幾年沒吃豬肉了。”近日,我國游泳健將孫楊出席了在瑞士舉行了興奮劑檢測事件聽證會。孫楊的媽媽在鏡頭前講述兒子遭遇的興奮劑檢測事件風波時如是說。

  著名體育評論員黃健翔曾經發過一張運動員外出就餐禁用食品的圖片,除了豬肉及豬肉制品榜上有名外,還有甘草、蓮子、瓜子、釋迦果、紅牛飲料等。  

  這些食物我們平時經常吃,怎么就和興奮劑扯上關系了呢?

  興奮劑這樣提高比賽成績

  要想知道這些食物和興奮劑的關系,先要來看看什么是興奮劑。興奮劑,最初指的是“供賽馬使用的一種鴉片麻醉混合劑”。不過,后來被禁用的其他類型藥物并不都具有興奮性,如今通常說的興奮劑,實際上是對禁用藥物和禁用方法的統稱。

  根據中國反興奮劑中心印發的世界反興奮劑機構《2019年禁用清單國際標準》中文版,運動員賽內賽外都禁用的物質包括未獲批準的物質;蛋白同化制劑;肽類激素、生長因素、相關物質和模擬物;β2-激動劑;激素及代謝調節劑;利尿劑和掩蔽劑。而賽內禁用物質包括刺激劑、麻醉劑、大麻(酚)類、糖皮質激素類。此外,射箭、射擊等一些特定項目還禁用β-阻斷劑。

  眾所周知,禁用興奮劑是因為它們可以幫助運動員取得更好的成績,但是這些興奮劑是如何做到這一點的呢?

  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世紀壇醫院藥劑科副主任藥師金銳告訴科技日報記者,興奮劑有不同種類。比如,利尿劑可以減輕體重。“稱重前,舉重運動員使用利尿劑就能分到體重較輕的組。由于體重越大的運動員相對來說抓舉力量越好,因此就能在體重較輕的組獲得較好成績。射箭運動員使用的興奮劑類型主要是穩定心率的物質,如β-阻斷劑就可以降低心率,使肌肉放松,減輕緊張和焦慮。”

  金銳告訴記者,肽激素類比較典型的是促紅細胞生成素(EPO),它能夠促進紅細胞生成,使人體的耐力水平明顯提高,多用于耐力型項目,如田徑萬米跑步等。合成類固醇可以增加肌肉維度和力量,穩定訓練強度,加快訓練后恢復速度,增強運動員的有氧能力。麻醉劑則可以直接作用于中樞神經系統進而抑制疼痛感產生。

  為啥這些東西上了禁食名單

  實際上,大多數運動員都視興奮劑為洪水猛獸,避之唯恐不及,但卻仍有人因誤食某些含有興奮劑的食物不幸中招,導致興奮劑檢測呈陽性,這就是所謂的食源性興奮劑事件。

  最常見的是食用的肉類食品中含有瘦肉精,即鹽酸克侖特羅。這種物質不但能夠促進合成骨骼蛋白質,使動物生長加快,還能讓禽畜肌肉比例提高,增大禽畜的瘦肉率,而且肉色相當鮮亮紅潤。因此會被一些不法商人添加在動物飼料中。它屬于蛋白同化制劑類禁用物質,賽內外均禁止使用。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體育界知情人士向記者透露:“運動員外出下館子,不能保證肉類食品的絕對安全,有可能接觸到瘦肉精的風險。”這也是豬牛羊肉、火腿腸、午餐肉、肉松、燒烤、鹵菜等被禁止運動員外出食用的原因。

  各種肉類不讓運動員在外食用可以理解,為何連甘草、蓮子、釋迦果、紅牛飲料也在被禁食之列?

  據媒體報道,蓮子含有β-谷甾醇、β-谷甾醇脂肪酸酯,它們屬于類固醇類,如果達到足夠的攝入量,是最嚴防的一類興奮劑。蓮子心里的黃酮是酮類,本身也有興奮性,而且還有大量的堿性物質,堿性物質會引起神經纖維內外鉀離子和鈉離子的平衡狀態,從而使神經狀態,從靜息變成興奮。

  釋迦果又名“番荔枝”,食用后會影響神經遞質的釋放,增加神經沖動的強度和興奮時間。

  北京智云達食品安全檢測消費者體驗中心技術經理、中國農業大學農學博士張玉萍指出:“甘草是藥物,里面某些成分在一定條件下可以讓運動員中樞神經興奮,紅牛飲料當中的硫磺酸和咖啡因也會起到類似效果。”

  普通人對上榜食物無需憂慮

  相比較運動員,普通大眾接觸這些“上榜”食物的幾率更高。那么,這些食物對普通人來說,是否存在風險呢?

  國家體育總局科教司原司長蔣志學曾表示,國家體育總局的確對國家隊運動員外出就餐作出了相應限制和規定,這是因為運動員這個特殊職業對于食品安全有特殊要求,普通公眾不必因此對食品安全問題產生恐慌。

  上海市食品安全工作聯合會會長顧振華指出,運動員外出用餐的特殊要求,主要是防止食源性興奮劑的風險,這與公眾的飲食要求不同。一般運動員的食源性興奮劑風險防范比一般公眾要高出很多。比如,運動員尿中瘦肉精的檢出值比食品標準高出100倍。有些興奮劑對一般食品沒有要求,但對運動員有要求。總之,兩者的目的是不同的,運動員是針對食源性興奮劑,公眾是針對食品安全。

  此外,法律也為公眾撐起了一柄新的食品安全保護傘。最高人民法院發布的《關于審理走私、非法經營、非法使用興奮劑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五條規定:生產、銷售含有興奮劑目錄所列物質的食品,符合刑法第一百四十三條、第一百四十四條規定的,以生產、銷售不符合安全標準的食品罪、生產、銷售有毒、有害食品罪定罪處罰。

  金銳強調,對普通人來說,食源性興奮劑的情況并不嚴峻。“與其擔憂食源性興奮劑,不如重視本身可以作為興奮劑的藥品濫用情況。”

  相關鏈接

  禁用興奮劑也是為了運動員的健康

  除了上榜的這些食物之外,還有一些營養品、藥品也可能造成興奮劑檢測呈陽性,運動員也要小心。

  “有些運動員不能吃白加黑感冒藥,因為其中含有偽麻黃堿,屬于蛋白同化制劑類禁用物質,能夠增加肌肉力量。”金銳告訴記者。乳蛋白不是禁用物質,但其中含有被禁止使用的IGF-1和其他生長因子,有可能影響興奮劑檢查結果。因此,世界反興奮劑機構不建議食用這類產品。

  禁用興奮劑,這既是為了保證體育賽事的公平,也是為運動員的健康著想。

  1960年,丹麥自行車運動員克努德·詹森在公路自行車比賽途中突然死亡。經過尸體解剖發現,他服用了過量的苯丙胺和酒精的混合劑導致了猝死。

  金銳直言:“服用興奮劑的危害是必然的。比如,利尿劑在減重的同時會導致人體電解質紊亂;麻黃堿會使人心慌,對心臟有毒副作用。不同類型的興奮劑副作用不同,但大多數會損傷人體正常的生理功能。”此外,長期使用這些物質可能導致沖動、易怒和猜疑,還可引起中毒癥狀等。值得警惕的是,很多危害作用在數年后才表現出來。有時候醫生也無法分辨運動員是否正處于危險期。

 

【編輯:葉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