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貿易“最高法院”要涼涼?一大家子吵架該去找誰

遼東信息港 劉 欣2019-12-05 09:12:08
瀏覽

  對任何一個國家或者社會來說,一旦沒了法院,離亂套就不遠了。

  而再過幾天,WTO就會面臨這個問題。

/p中新社發 嚴大明 攝

中新社發 嚴大明 攝

  作為解決貿易爭端的“最高法院”,WTO爭端解決機制上訴機構本該有7位成員,每位成員任期四年,可以連任一次。

  2014年以來,老成員陸續離任,新成員又因為美國阻攔一直選不出來,上訴機構現在只剩三位在勉強支撐。

  三位,是維持上訴機構運行的最低有效人數。

  但到12月10日,又有兩位任期將滿。

  這意味著,不到一個星期,上訴機構就將徹底癱瘓。

  傷害

  上訴機構對WTO來說太重要了。

  WTO最基本也最核心的功能之一,就是為成員解決貿易糾紛。

  流程一般是這樣的:

  雙方先自行協商,如果不成,WTO爭端解決機構就會成立專家組開始審理。

  如果專家組得出的結論雙方都沒意見,那就到此為止;如果有一方表示不服,可以訴諸上訴機構進行“二審”。

  上訴機構的報告一般就是最終裁定。

  看起來,不是所有爭端都要靠上訴機構來解決。

  但實際上,當專家組意見對自己不利時,很少有成員會不繼續上訴。所以,上訴機構一旦癱瘓,WTO爭端解決機制也就差不多廢了。

  爭端解決機制廢了,對WTO來說幾乎是要命的事。

  如果WTO的各種協定、原則沒有爭端解決機制來維護,成員行為就沒了遵循。不僅既有協定將成一紙空文,再談新協定也將失去意義。

  還有更嚴重的后果。

  在相當長一段時間里,各國解決貿易爭端基本都是誰實力強誰說了算。WTO爭端解決機制一個最重要的意義,就是避免這種弱肉強食的“叢林法則”,讓規則來制衡強權。

  一旦“法院”沒了,世界貿易重新被強權支配的風險就增加了。

  對WTO成員來說,上訴機構也很重要。

  根據WTO的統計,從1995年到2018年,爭端解決機制一共受理了573項請求。

  至少當過一次“原告”的成員有51個,至少當過一次“被告”的有60個,作為第三方參與的有88個。

  總的看,在爭端解決機制中比較活躍的成員多達109個,占WTO成員總數的三分之二。

  這說明,大多數成員都很信任爭端解決機制,把它當作維權的重要手段和平臺。

  比如,去年美國宣稱要對500億美元中國出口美國商品加征關稅時,中國就將此事告到了WTO。

  幾個月前日韓貿易摩擦鬧得不可開交時,韓國也是求助于爭端解決機制,前幾天雙方剛在該機制下進行了磋商。

  一旦“法院”沒了,WTO成員有困難該找誰?

  自救

  上訴機構的生存危機是美國一手造成的。

  對自己當年親手締造的WTO,美國現在是怎么看怎么不順眼,認為上訴機構審理不公平公正,對如何認定發展中國家規定不合理,透明度不夠等等。

  所以,美國一直不讓上訴機構遴選新成員,背后目的有兩個。

  第一,用上訴機構的存亡當籌碼,迫使其他WTO成員同意美國對WTO的改革方案。這個方案很多內容對中國不利。

  第二,如果沒法把WTO改造成美國想要的樣子,那就讓爭端解決機制癱瘓,避免再做出對美國不利的裁決。

  在這個問題上,幾乎所有WTO成員都站在美國的對立面。就連歐盟、日本這兩位盟友,也表示爭端解決機制確實需要改革,但不能用這種逼迫它“停擺”的極端方式。

  但眼下,美國的態度和立場很難改變,爭端解決機制癱瘓幾乎已成定局。

  上訴機構現在還有10多項貿易爭端沒處理完,包括歐盟對俄羅斯天然氣進口限制、美國與加拿大紙業和軟木材貿易糾紛等。

  WTO主要成員都在努力想辦法。

  歐盟、加拿大和挪威已經同意自己設立臨時仲裁機制,按照WTO原則和慣例,對加入倡議國家之間的糾紛作“平行”仲裁,直到WTO爭端解決機制恢復正常。

  歐盟甚至還引用WTO相關規則提出,可以建立沒有美國的上訴機制。

  中國商務部上個月也透露,針對上訴機構可能停擺的情況,中方正在研究應對方案。

  按計劃,WTO將在22日舉行會議,商討爭端解決機制問題,盡快啟動上訴機構成員遴選程序。

  這次會議能不能讓爭端解決機制“起死回生”,還不好說。

  但可以肯定的是,一場更加激烈的博弈即將展開。(李曉喻)

全球貿易“最高法院”要涼涼?一大家子吵架該去找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