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華“學霸”扎根梅州深山 山村支教點亮山區孩子夢想

遼東信息港 劉 欣2019-03-15 20:10:44
瀏覽

  了解到這對小姐妹的情況后,李好玥花了更多心思在她們身上。她經常鼓勵這對小姐妹主動說出自己的想法,上課的時候還主動點名讓她們回答問題,專門教這對小姐妹學畫畫,樹立她們的自信心。在她的鼓勵下,這對小姐妹的膽子比以前大多了,敢于在公眾場合大聲發表個人意見,也主動和同學們一起玩游戲。

  李好玥說,班上一共有30個學生,但有些孩子的情況比較特殊。小花(化名)和小紅(化名)是一對姐妹。當李好玥擔任三年級班主任時,她就發現這對姐妹與普通孩子不同,兩人膽子都很小,平時都不敢大聲說話,看起來有些自卑,姐姐小花連基本的抄課文都做不到,更不用說做數學運算。李好玥去她倆家中家訪時發現,小姐妹的母親有智力殘疾,爺爺奶奶年事已高,家中唯一的勞動力是40多歲的父親,所以家庭條件十分貧寒。父親常年在梅縣打工養家,根本沒有時間輔導孩子學習。“我去家訪那天,她們的爺爺奶奶一直坐在墻角唉聲嘆氣,沒有說一句話。”

  支教兩年收獲無數感動

  “有時一天下來,在講臺上站得腰酸背痛,嗓子都喊啞了,放學了只想在床上躺一會兒,話也不想說,飯也不想吃。”每天中午,有一位阿姨為幾位老師做午飯,但晚餐沒有人做,這兩年下來,李好玥都沒正兒八經吃過一頓晚餐。“晚餐基本都只是吃點水果,除非心情特別好,才會動手去做一頓飯。”

  但時間久了,李好玥的心慢慢安靜了下來。孩子們純真的笑臉讓她每天都如沐春風。“他們會經常給你一些意外的驚喜。”李好玥說,在梅州支教兩年,他收獲了太多的感動。有一次,她給學生們布置了一篇作文,題目是《我最難忘的一件事》,其中一個孩子寫她最難忘的一件事是老師來給他們上課的那一天,穿著一件白色襯衫,黑色褲子,說話聲音也很好聽,講課的方式和之前的老師很不一樣。

  3年來,共有129人次來自知名高校的支教老師分赴梅州的57個山區農村學校支教。他們中既有中國科學院大學畢業的博士生,也有來自清華大學的“學霸”。

  2017年5月,李好玥從清華大學建筑學院畢業,因為成績優異,她被學院報送碩博連讀。“碩博連讀需要5年時間,其實我從上高中開始就對文科挺感興趣,雖然我的很多同學畢業后都去了一些大的房地產商旗下工作,但這并不是我的興趣愛好。一想到5年都要繼續學工科,我猶豫了,我想趁著自己還年輕,去追一下夢。”2017年5月,李好玥報名支教,一周后,她就接到通知參加面試。

  24歲的李好玥扎著一個馬尾辮,戴著一個鏡框很大的眼鏡,一對水汪汪的大眼睛仿佛會說話。她2017年從清華大學畢業之后參加支教,至今已經在梅縣雁洋鎮友珊小學支教兩年。這所村小距離梅州市區有40公里,離梅縣縣城也有20多公里,學校的教學條件十分艱苦,十名老師擠在一間辦公室里。

  隨后,她在廣西百色接受了近兩個月的專業培訓。“培訓的內容第一部分是教你怎么做一名小學教師,比如如何給學生上課,備課,還要學習教育心理學的內容,比如如何做學生的思想工作。第二部分是以往有經驗的支教老師來現身說法講課。第三部分是一個夏令營,我們進行實操演練,真正上講臺講課。”

清華“學霸”扎根梅州深山 山村支教點亮山區孩子夢想

  不過來梅州兩年,李好玥也愛上了當地的氣候、食物、方言和人。“客家釀豆腐真的很好吃,還有他們的苦筍煲湯對于祛除濕氣很有幫助,梅州的柚子也非常好吃,哪怕我假期回家,也會讓朋友寄幾個給我。”

  但當李好玥把支教的消息告訴父母時,他們并不支持。“他們擔心我一個人在偏僻的鄉下是否吃得消,還有些擔心我的安全,懷疑我把兩年青春花在偏僻的鄉村是否值得。我到這里一個月了,他們還問我要不要回去,但是一個學期以后就沒再問了,我經常給他們傳遞正能量的信息,比如這里的東西很好吃,這里的老師很熱情,這里氣候也很好。”

  大部分學生她都家訪過

  支教兩年,李好玥感觸最深刻的還是城鄉教育發展不均衡的問題。“支教老師能做的并不多,但成百上千的老師接力支教,就能對改變當地教育落后的狀況起到很大作用。”

  有時,李好玥看到大學同學的朋友圈,看到他們在大城市里打拼,過著和自己完全不同的生活,她偶爾也會有一絲擔憂,“我也擔憂自己在起跑線上落后了,大家畢業后都去創事業了,而我把兩年時間花在了陪伴孩子上”。

  “這里的每一天都是充實有意義的,課余時間、節假日完全把我對安靜的追求發揮到極致。”支教的生活并沒有讓李好玥覺得不習慣,偶爾想念家鄉想念親人,但是她很開心能遇到這些孩子,很開心能有這么一段經歷。樂天派、隨遇而安的李好玥每每想到離開的那一刻,還是忍不住會哭。“我想我走的時候會偷偷哭,不會讓他們看到。”

  直到現在,李好玥還“蝸居”在學校的保健室中。梅州的冬天陰冷潮濕,第一個冬天,李好玥的手指僵硬沒法批改作業,第二年買了烘手器,她改作業就方便多了。但經過兩年的適應,梅州讓她有了第二個家鄉的感覺。

清華“學霸”扎根梅州深山 山村支教點亮山區孩子夢想

  趁著年輕去追一下夢

  李好玥說,支教是一件需要燃燒激情的事業,沒有信念和興趣作為動力是很難支撐下去的。如今,每天她早上6時30分就要起床,因為早上7時30分,學生就要開始早讀,作為班主任的她必須要到場。上完上午兩節課,已是中午11時30分,匆匆吃下兩口飯,她還要去給那些學習有困難的學生“開小灶”,然后去教室照看吃完午飯的孩子們。休息半個小時后,就要開始上下午兩節課,等學生放學時,已是下午4時。

  剛到時,當地人講的客家話讓李好玥一臉懵懂,因為很多學生都由爺爺奶奶帶,這些老人家只會講客家話。“聽不懂他們說什么,家訪沒法進行。”李好玥下定決心,一定要學會聽客家話。她主動跟當地村民學說客家話,向他們請教。如今,她再去學生家中做家訪,語言已經不構成障礙了。

  李好玥說,她來到大山深處,就是想著如何發揮自己的特長,教孩子們一些其他老師教不到的東西,讓孩子們在這兩年時間里能有所進步。李好玥每周要上20節課,每天4節,除了要上語文、英語課外,還要上美術、科學、思想品德、體育、音樂。“基本上學校開的課我都教過,只要能上的我都上。”她笑著說,在這里她被磨煉成為了“全能選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