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子身患重病 丈夫起訴離婚要索回近20萬彩禮

遼東信息港 劉 欣2019-06-18 14:14:27
瀏覽

  她說,陳某有穩定的收入,今年下半年可能還會安排工作:“原來陳某的父親在外面打工,陳某和母親在家里住,判決出來后,一家人全都走了,現在家里一個人也沒有,也聯系不到他們。”

  陳某提出的理由是:“婚后感情不和,經常爭吵,被告(于艷霞)胡攪蠻纏、吵架,甚至還動手殺原告,欺負原告母親。被告敗壞原告家名聲、顛倒是非,對此原告忍無可忍。”

  于艷霞是山西省定襄縣人,經朋友介紹認識了同鄉的陳某,自由戀愛后于2017年10月結婚。

  1 孩子生下來就住院 確診患了多種疾病

  丈夫陳某則稱,自己也為孩子的治療花了很多錢,現在離開家,是為了躲避于艷霞的“胡攪蠻纏”。

  于艷霞告訴紫牛新聞記者,自己本來也想和陳某離婚,但是看到他竟然還要求退還彩禮錢等費用,感到不能接受。兩人已結婚一年多,而且有了孩子,這時候提出離婚,竟然還要求退彩禮錢,讓人感到不可思議。“他為什么提這樣的要求我不清楚,但是所有人都說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這個案子里,主要是男方和孩子的關系,根據法律規定,父母對未成年子女負有撫養的義務,這就包括支付撫養費和醫療費。這個案子男方對孩子負有撫養義務,如果沒有盡到這個義務,孩子的權益受到了侵害,可以起訴男方要求支付撫養費。由于孩子還未成年,女方可作為孩子的法定代理人代理孩子起訴男方,在緊急情況下,可要求法院在受理后先予執行,將男方賬戶上的財產劃扣用于支付醫療費。另外,女方可以‘遺棄家庭成員’為由起訴要求離婚,并要求男方就女方獨自撫養孩子進行經濟補償。”

  中華兒慈會9958兒童緊急求助中心發現了于艷霞的情況,志愿者去她家做了多次調查,目前已幫她發起眾籌,目標是60萬元。由于受到公益眾籌平臺的總額限制,分別在水滴公益和微公益各籌款30萬元,不過進展不是很快,目前才達到3萬余元。

  于艷霞說,孩子住一次院大概需要10天,每次得花兩三萬元,即使不住院,每個月的藥費也要上千元。

幼子身患重病 丈夫起訴離婚要索回近20萬彩禮

  另外,于艷霞也可以起訴離婚,結束和陳某的婚姻關系。他對孩子的撫養義務不會因為婚姻關系的中斷而消失。

  3 丈夫起訴離婚 還要求退還彩禮錢

  今年4月1日,陳某提起訴訟,他在起訴書里提出三項訴求:1、要求法院準予離婚;2、孩子由被告即于艷霞撫養;3、退還彩禮款13.8萬元,結婚當天給于艷霞的禮節錢2萬多元、滿月費2萬元。

  于艷霞告訴紫牛新聞記者:“看到孩子這種情況,我心里很著急,但不知道該怎么辦。”

  她說,起初夫妻感情挺好,她和公婆關系也不錯,但隨著孩子的出生,很快有了意想不到的變化。

  而陳某告訴紫牛新聞記者,他之所以離開家,是因為于艷霞經常上門吵鬧。他辯稱為了給孩子治病他也花了不少錢,還刷了信用卡,現在沒有能力再支付。

  不過孩子起初病情還不算嚴重,3個月學會翻身,5個月就能坐了,但到8個月的時候開始抽搐,再次確診患了嬰兒痙攣癥,醫生說這是癲癇里面最難治的病。于艷霞說:“之后就不行了,現在他什么都不會,也不會站立,也不會走路,也不會說話,逗他也不會笑,他說的是什么我們也聽不懂。孩子是2018年3月出生的,正常情況下應會走路了,但他現在什么都不會,體重只有20斤。”

  聽到這個消息,于艷霞感到有些欣慰。6月14日,她再次帶孩子到太原癲癇病醫院接受治療。

  于艷霞說,生了這個孩子后,丈夫和公婆覺得是個負擔,不想要,不愿意給孩子看病。“孩子出生兩天住院以后,婆婆就去找人算命,說孩子生辰八字不好,克他兒子,孩子來這個世上就是要賬的,花多少錢也好不了”。

  山西省定襄縣的于艷霞去年生了個兒子,孩子出生第二天被診出患有低血糖腦病,之后又患上嬰兒痙攣癥。孩子不會吞咽,每天只能用針管往嘴里推流食。她說丈夫及其家人將孩子視作負擔,逼著她把孩子扔掉,她一直下不了狠心。她表示丈夫一家不積極為孩子治療,今年4月竟起訴離婚,不僅在起訴書中表示不要孩子,還要求她退還婚前給的將近20萬元彩禮和禮節費。法院判決不許離婚,之后丈夫一家人就消失了。于艷霞告訴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我一個女人不知道能堅持多久,我沒有很高的期望,就是想著孩子以后不要受病痛折磨就足夠了。因為實在拿不出那么多錢,我不怕他傻,只要能健康一點就行了。”

  紫牛新聞記者 宋世鋒 受訪者供圖

  于艷霞向法院表示,陳某不想撫養孩子,都是自己在為孩子看病,不同意離婚。4月25日,定襄縣法院作出判決,指出“原告未提供相關證據”,對于陳某的離婚訴求不予支持。法院判決后,于艷霞聲稱再也沒見過陳某。她說因為陳某一直不給孩子買奶粉,她去他家要錢,結果發現大門緊閉,后來向他們村的人打聽,說都出去打工了,去哪里、什么時候走的他們也不知道。

孩子在接受治療。

  京衡律師集團上海事務所副主任、高級合伙人鄧學平律師告訴紫牛新聞記者,撫養孩子是法律義務,陳某方面如果有能力負擔,卻不盡自己的撫養義務,涉嫌觸犯我國刑法第261條的“遺棄罪”,可以報警,由警方來處理。

  知名法律博主“邏格斯logics”也告訴紫牛新聞記者,這個案例實際上涉及多個法律關系:一是女方和男方的夫妻關系,二是女方、男方和孩子的父母子女關系。

  2018年3月15日,兒子陳浩宇在定襄縣醫院出生。但孩子不吃不喝,整個晚上一直在哭,第二天嘴唇發紫。他們急忙把孩子送到山西省兒童醫院,確診患有低血糖腦病,并伴有心臟病等其它癥狀,進入重癥監護室。

  于艷霞向紫牛新聞記者出示了多張銀行賬戶流水,可以看到自去年3月孩子出生以后,有很多大筆支出。還有多張以于艷霞的身份開戶的定期存款單,總額達7.5萬多元,都由陳某代為支取。

  她說:“我家什么都沒有,只有村里的4間房子,家里的經濟來源是種10畝地,種的都是玉米。我媽已經60多歲,而且患糖尿病十來年了,常年吃藥。我爸有心肌梗塞。還有一個哥哥,在外邊打工。現在家里至少要有兩個人,才能照顧這個孩子。以前我能出去做服務員,現在沒辦法,只能待在家里。”

  于艷霞說,孩子患的是慢性病,需要一直接受治療,沒有根治方案。最近因沒錢,有一個月沒去醫院了,孩子現在每天會抽搐4到5次,每抽一次,大腦可能就會受到一次傷害。

  孩子第一次住院,在山西省兒童醫院住了15天,此后便成了醫院的常客,醫生要求定期復查,發現抽搐就要住院治療。

  2019年春節前夕,于艷霞帶著孩子主動回丈夫家,想一起過年。沒想到在年三十那天,因為一點小事就被攆回娘家,孩子都沒來得及帶走。初四那天,陳某把孩子送了回來。她說:“當時孩子腳上沒有鞋,衣服很薄,就連小被子也沒裹。當時我家里沒人,他就從墻上跳進去開了門,放下孩子就走,也不怕孩子滾到地上。臨走時,他還把孩子用的榨汁機和他媽給孩子買的一雙小鞋、被子都拿回去了。”

  幼子身患重病,媽媽苦苦帶娃 他竟起訴離婚要索回近20萬彩禮  

幼子身患重病 丈夫起訴離婚要索回近20萬彩禮

  陳某則向紫牛新聞記者表示,這個事有很多隱情,自己也為孩子的治療花了不少錢,“孩子出生后,第二天住院就是我送過去的。”從孩子的病歷來看,陳某也有幾次陪同到醫院就診。陳某還說,去年于艷霞的父親住院,他也出了不少錢。他表示自己也有銀行流水和支付寶記錄等證據。不過,陳某并沒有向紫牛新聞記者出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