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社區約了14堂環保課 垃圾分類指導課走紅社區

遼東信息港 劉 欣2019-07-18 17:08:36
瀏覽

  暑假 一個社區約了14堂環保課 一名講師排了40節課 垃圾分類指導課走紅社區

  垃圾分類工作正在全城推進,很多社區也都抓緊時間利用暑假給老人和孩子們普及垃圾分類的知識。環保課成為今年暑假社區課堂最主要的內容,不少垃圾分類指導員的日程都爆滿,一名資深垃圾分類指導員在這個暑假甚至被安排了近40節課,“幸虧我做了多年推廣,形成了很多課件,否則這個講課密度,備課都來不及。”

  鮮活

  數著手指念口訣 “瓶瓶罐罐紙,電衣三五其”

 

  “浮冰又碎了,大家想想看,怎么能站住。”7月15日上午9點半,安外社區居委會的會議室內,三十多個孩子笑成一團,正在努力“搶救”墜落冰層的小伙伴,這是社區組織的一堂環保課。“我們今年暑期安排了3節環保課,重點講垃圾分類。去年也曾經安排了一節課,效果挺好的,這三節課是今年年初采購的,時間安排在暑假,也是為了吸引孩子們參加。”安外社區的工作人員柳苗告訴記者,雖然小區之前已經是垃圾分類合格小區,但是分出率還是不夠高,“希望通過孩子們回家宣傳,把我們小區的垃圾分類再往前推動一下。”

  因為是系列課,上課的塞子老師在課堂之初并沒有給孩子講如何分類,而是帶著孩子們做了這個互動游戲,每五個孩子一組,站在充作浮冰的報紙上,通過報紙折疊減少面積,引導孩子們來“同理”生存空間日漸縮小的北極熊。

  報紙的面積不斷變小,即便互相摟抱,小伙伴們也一個接一個地掉了下去,“掉下浮冰的北極熊,會面臨什么命運?在找到下一塊浮冰之前,通常都累死了,淹死了……”聽到老師的解說,孩子們逐漸不再嬉鬧,“如果我們還不進行垃圾分類,減少排放,再過一些年,就沒有北極熊了,就只能在視頻里看到它了。”小朋友們自己總結出了未來的場景。

  互動游戲之后,孩子們學習垃圾分類的積極性一下子提高了,塞子老師也趁機給孩子們講起了“垃圾分類十指口訣”——數著十根手指念“瓶瓶罐罐紙,電衣三五其”。瓶瓶罐罐就是塑料瓶、玻璃瓶、易拉罐還有其它材質的容器,都是可以回收的;電,代指電池、電燈,還包括油漆桶、過期藥,“這些都是有毒有害垃圾,需要單獨分類處理”;衣,就是衣服,包括各種廢棄織物,這個有渠道可以捐助給有需要的人;三,指的是3c產品,包括舊的冰箱、電視,也是可以回收的;五,指的是五金產品,比如鐵絲、鐵釘、水龍頭;其,就是其它垃圾。

  “咱們用每根手指代表一種垃圾,你們只要記住這個小的順口溜——瓶瓶罐罐紙,電衣三五其。以后出門,如果看到有人不會給垃圾分類,你們也可以掰著小手當老師啦。”

  火爆

  宣傳指導員靠“搶” 講師工作量是去年的8倍

  在安外社區給孩子們講課的塞子老師是一名環保達人,給孩子講垃圾分類也將近4年了,今年暑假是她日程最滿的一個月。“去年的社區娃娃環保課也就五六堂課,今年暑假,我需要上的環保課到目前已經快40節了,幸虧課件都是現成的,否則這個密度,備課肯定來不及。這樣,我已經不敢再加課了。不僅僅是我一個人忙,我身邊很多長期做環保課的講師,大家的日程都排得滿滿的。”

  “之前社區跟我們約暑假課的時候,都是我們反復勸說是否能加上一節環保課,今年根本不需要我們去推,所有來約課的社區都是以環保課為主。”姜曉航是小溪社工所的工作人員,今年夏天她們承擔了北京市婦聯家庭文明建設項目,環保課成了今年項目中的“主課”。在她的日程安排中,幾乎每天都要帶隊進一到兩個社區講課,這些社區分布在昌平、朝陽、西城、豐臺等各個城區。“每個社區都至少一節垃圾分類課,最多的育慧里社區定了14節環保課。這個社區去年就曾經約過環保課,今年我們會講得更加系統。”

  7月12日,玉桃園社區終于搶到了趙航老師來社區講授分類知識。“真的是搶啊。”玉桃園社區黨委書記周冠南笑著做了個擼胳膊挽袖子的動作,“趙老師是我們街道的垃圾分類指導員,平時的工作不能耽誤,還要給我們全街道的社區講課,下手晚了,根本排不上他的日程表呀。”

  鄭濤是智銘永泰科技有限公司的垃圾分類宣傳指導員,7月19日上午,她將在崇外街道西花市南里南區進行一次垃圾分類宣講課,這是她今年暑假進社區進行垃圾分類宣傳的第一課,后面的課也正在排隊中。去年暑期,她所在的公司也參加了不少社區舉辦的“小手拉大手”活動,一共進行了七八場垃圾分類社區課堂,今年的課程密度一下子翻番了,“我們今年在大興、朝陽、門頭溝也增加了項目,不少社區都來聯系暑期垃圾分類課堂,公司里從垃圾分揀員中選拔出了十幾個人兼職做宣傳指導員,也想趁機做好垃圾分類的宣傳。”

  效果

  教會老人和孩子

  垃圾分類就事半功倍

  “只要居民們肯動手做起來,小區里廚余垃圾的分出率很快就能翻番。”鄭濤負責公司在崇外街道的垃圾分類項目已經兩年多了。2017年初,他們剛接手崇外街道兩個社區垃圾分類工作的時候,小區內外垃圾桶站邊上1米都成了垃圾帶,“收拾一個垃圾桶站至少得15分鐘。”因此,每個垃圾分揀員最多只能負責5個桶站。

  西花市南里南區當年就在暑期社區科普教育中增加了垃圾分類的宣傳。“剛開始組織社區的老人和孩子拾撿園區垃圾。去年我們辦了兩場針對一年級孩子和家長的活動,認識可回收物,了解簡單的垃圾分類;今年我們訂購了兩節垃圾分類課,組織的是小學和初中的孩子,了解廚余垃圾和再生資源。”社區工作人員白方告訴記者,通過持續地宣傳引導,如今,崇外街道的12個社區都完成了垃圾分類。

  鄭濤補充說,目前,崇外街道的垃圾分揀員收拾每一個桶站的時間減少到5分鐘,一個人可以負責5到8個桶站。很多居民養成了主動提著廚余垃圾單獨投放的習慣。“2017年當年,這些社區的廚余垃圾分出率連5%都達不到,現在平均能做到20%,老人和孩子這兩個群體,在垃圾分類時,堅持得特別好。”

  分出率是分揀員在進行垃圾分類時用的專業術語,鄭濤告訴記者,在他們負責的社區,所有生活垃圾在分揀之后,再生資源的分出率大概能達到5%,分揀出來的廚余垃圾差不多占到20%,剩下的75%基本都歸為其它垃圾。“垃圾減排了差不多1/4,這個數據雖然跟先進地區比還有差距,但這只是堅持一年多的結果,只要做好宣傳,我們的垃圾分類肯定會做得越來越好。”

  鄭濤說,他們剛進社區進行垃圾分類活動的時候,很多人不配合,也不理解,但是只要堅持,幾個月之后就能取得效果,“有的老人還特意給我們送來西瓜、礦泉水,跟我們道聲辛苦。”所以她對接下來的暑假垃圾分類社區課特別期待,“每個社區里,來上課的多數是老人和孩子,他們也是各家堅持垃圾分類的中堅力量,只要他們上過這樣的課,支持垃圾分類,再推進小區里的垃圾分類就事半功倍。”

  本報記者 周明杰 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