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黃巖女醫生講述援川經歷:直面挑戰 不改醫者仁心

遼東信息港 劉 欣2019-07-18 22:20:33
瀏覽

  “說不怕是不可能的。”何燕說,“救護車開得小心翼翼,道路的一側就是萬丈深淵。我們緊抓著安全帶,手心里都是汗,不知道何處是終點,甚至不知道能不能到終點。”

  幾次義診活動后,何燕感慨說:“交通不便造成看病難,我們希望有更多的資源投入到送醫下鄉,讓牧民們不出遠門就能享受到便捷的醫療服務,更希望通過扶貧協作與醫療援助,提高藏區人民的健康意識以及松潘的醫療技術水平。”

圖為:何燕在四川松潘送醫下鄉。供圖

  中新網臺州7月18日電 (見習記者 范宇斌 通訊員 蘇丹 楊曉萍)從事婦產科工作24年,浙江省臺州市黃巖區中醫院醫生何燕在過去的一年多時間里,開啟了一段難忘的“援川時光”。18日,何燕接受記者專訪,講述其在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松潘縣如何堅守初心,直面挑戰,用實際行動書寫“醫者仁心”。

  熟睡的深夜,休息的假期,只要科室一有緊急情況,她總是毫不猶豫地奔赴臨床一線。她說:“一年半的時間說長不長,我只想盡自己所能為這里的群眾多做一點。”

  何燕立刻趕往診室,經過縝密的查體和B超檢查,該患者被確診為異位妊娠。考慮到宮外孕的危險性和緊急性,何燕當機立斷就為該患者進行了腹腔鏡手術,術后第二天病人就可以下床行走了。這是松潘縣人民醫院順利開展的首例腹腔鏡下的婦科手術,填補了松潘史上在該領域的空白。

  回程時,來時的道路崩塌了,只能在草叢與泥潭中試探著找路回醫院。“一個急剎車,汽車陷進了泥里,大家只能下車推行,去時4小時的路程被整整拉長了2倍。”

  2018年7月,何燕做出了人生中的一個重大抉擇。黃巖區中醫院需選派若干名技術骨干對松潘縣開展對口支援,其中對婦產科專家的需求最為迫切,援助時間也最長,為期一年半。

  (愛國情 奮斗者)浙江黃巖女醫生講述援川經歷:直面挑戰 不改醫者仁心

  醫者仁心,初心不悔。在何燕看來,“不管是日常工作,還是援川醫療,都要始終保持一顆勇于奉獻、執著追尋的赤子之心。”(完)

圖為:何燕在松潘縣人民醫院的工作場景。供圖

  “我去援川吧,我是中層干部,應該吃苦在前,而且能為國家的東西協作扶貧決策和助推民族大團結、大融合盡綿薄之力也是我的榮幸。”援川之初,何燕樸素的話語表達了她援川的決心。

圖為:何燕在四川松潘送醫下鄉。供圖

  何燕回憶道:“義診持續了三天,沒電沒網絡,當時遇到的最大問題就是語言不通,雖然有雙語干部幫忙翻譯,但接待就診的時間與精力就會翻倍。看著牧民們懇切的眼神,我們每一個參加義診的醫生們每天不管多晚,都堅持著把病人看完。”

  送醫下鄉的經歷,讓何燕終生難忘,也更加堅定信心。到松潘不滿一周,高原反應還很嚴重的何燕,在連日的忙碌后,打算趁著周末好好休息一下。沒想到,周六早上6點多就接到了緊急電話,說有患者病情緊急。

  松潘縣位于青藏高原東緣,平均海拔高達2850米,地理位置偏遠,地質環境惡劣,醫療人才匱乏。

圖為:何燕在松潘縣人民醫院的工作場景。供圖

  “來之前知道這里的生活條件差,但到了這里才切身體會到這種惡劣。”來到松潘的第一次下鄉義診讓何燕記憶猶新。“連日大雨造成多處山體滑坡、路基塌陷,隨處可見斷壁殘垣,懸崖峭壁。”

  慢慢地,當地不少百姓知道醫院新來了一位醫術高超的“何醫生”,很多以前轉診的病人都愿意留下來,一些病人甚至點名要求何燕動手術。對此,何燕的工作也變得前所未有的繁忙,她幾乎放棄了晚上和節假日的休息時間,“白+黑”“5+2”的高強度工作成了常態。

  “2300多公里的遙遠距離,高原反應、氣候差異、飲食不慣、語言不通的生活困難,不健全的醫療設備、不熟悉的醫療團隊……”援川是一門“苦差事”,當時的何燕卻毫不猶豫地表示,“我愿意去。”

  那次下鄉義診,何燕一行人花了近4個小時的跋涉,終于抵達目的地。“雖然已經是上午11點多了,看到慕名而來的牧民,我們馬上就開始看診,直到下午一點多才看完第一批患者,吃上中飯。”何燕說,牧民們騎著馬、騎著摩托車趕來看病,他們成群圍在我們旁邊,比劃著癥狀,義診活動一直到晚上7點才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