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首例微信公號分割案:判定公號值340萬 4人平分

遼東信息港 劉 欣2019-12-04 16:13:44
瀏覽

  關于分配規則,本案中,各方在業務聯絡、供稿方面的投入已通過招商費、稿費形式予以體現,即業務聯絡、供稿較多者相應獲得較高的前期分配收入,趙某無權以此為由再要求就后期剩余財產部分獲得分配比例上的優勢。

  一審法院認為,微信公眾號雖在出資種類、經營方式、收入結構等方面存在特殊,但各當事人協商建立涉案公眾號,以撰寫文章等勞務方式出資,共同運營、共享收益,符合合伙特征,成立個人合伙關系。涉案公眾號有自己的標識,欄目架構及運營理念,有別于運營平臺及其他網絡用戶,具有獨立性、可支配性及商業盈利價值,屬于網絡虛擬財產。

  全國首例微信公號分割案落槌:判定公號價值340萬四人平分

  好友共同開設微信公眾號,收入分配引發“分割”矛盾

  隨著微信公眾號功能縱深拓展,其倚靠用戶量大、成本低廉、定位精準等優勢,通過品牌營銷、廣告代理、小程序鏈接等內容輸出,吸引越來越多的人投入到公號運營中。

  一審法院認為,微信公眾號與一般資產不同,其價值除取決于客觀因素外,一定程度上還依賴于運營方投入的智力和勞動成本,綜合考慮涉案微信公眾號的概況和發展歷程,以及涉訴后曾停更、粉絲數量變化等綜合因素,遂以340萬元為基礎,酌定趙某向尹某、袁某、張某各支付折價補償款85萬元,同時,依照各方確認的先前已分配部分的分配比例,支付合作期間稿酬、分紅及平臺收入等。

  原本四人約定,共同運營、撰稿,除稿費、招商費等費用平均分利。然而,代表四人申請賬號的一人未經其他三人同意,更改公眾號及銀行卡等密碼,“合伙”關系就此破裂。三人同時發表聲明稱賬號被盜,后共同起訴另一人要求“分割”公眾號財產。

  法院認定該號屬個人合伙,分割需支付三人補償款各85萬元

  此案系全國首例微信公眾號“分割”案。

  澎湃新聞記者 李菁

  上海二中院經審理后認為,趙某與尹某、袁某、張某協商籌備設立涉案微信公眾號,共同或分別撰寫文章發表于涉案公眾號,共享涉案公眾號專用賬戶密碼,共商收入分配方式并進行部分收入的實際分配,包括以涉案公眾號收入支付編輯費用等事實,足以證實各方存在共同以勞務形式出資、共同經營、共享收益、共擔風險的意思表示,具備個人合伙的實質要件,成立口頭合伙關系。

  關于公眾號價值,涉案公眾號運營的獨立性、支配性、價值性符合虛擬財產法律屬性,屬于虛擬財產。《微信公眾平臺服務協議》就不得發布擾亂微信公眾平臺正常運營的廣告信息的規定,系騰訊公司就公眾號平臺運營的管理規范,并未禁止公眾號發布合法商業廣告信息,不影響公眾號的虛擬財產法律屬性。

  一審訴訟期間,專業評估公司對涉案微信公眾號進行了價值分析,認為該微信公眾號使用權在價值分析基準日2017年7月13日的市場價值為400萬元。

  在該公眾號運營期間,趙某以個人名義和品牌商就公眾號合作事宜洽談簽約。此外,她和尹某、袁某、張某多次分別或合署在該公眾號上發表文章。該公眾號的收入主要包括廣告文案、商品導購等兩部分,至2017年7月,涉案公眾號累計收入300余萬元。

  矛盾發生后,趙某于2017年7月12日修改了公共賬戶密碼,這一舉動引發了其他三人的不滿。尹某、袁某、張某遂訴至法院,請求分割該公眾號共同運營期間的收益。

  這是2016年1月31日,微信公眾號“重要意見”寫在開篇文章中的話。  

  那么,幾人合作運營微信公眾號算不算合伙?微信公眾號是否具有獨立的經濟價值?一方退出運營時實體收入及虛擬財產又應當如何分割?

  對于公眾號的經營所得,四人會先按照一定的比例扣除各自應得的招商費、稿費、編輯費等,再將剩余部分款項在幾人間進行平均分配。隨著公眾號經營發展,大家逐漸對這樣的分配方式產生了分歧。

  2016年1月,趙某與朋友尹某、袁某、張某在一次微信群聊中,也萌生了共同設立一個微信公眾號的念頭。商議之后,趙某以其個人名義注冊成立了“重要意見”微信公眾號,并開設銀行賬戶作為公共賬戶。

  在案件審理期間,三人更改訴訟請求,表示若法院認定成立合伙關系則同意解除合伙關系,涉案微信公眾號由趙某繼續運營,要求趙某補償三人各100萬元,并分割該微信公眾號的經營所得。

  成立僅一年,該公眾號即獲取近10萬高質量、高消費力粉絲,與眾多品牌展開廣告合作。

  澎湃新聞()記者從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獲悉,日前,該院對此案作出終審判決,該公眾號經綜合評判價值340萬元,酌定趙某向另三名發起人各支付折價補償款85萬元,同時,依照各方確認的已分配部分的分配比例,支付合作期間稿酬、分紅及平臺收入等。

  一審判決后,趙某上訴,主張涉案微信公眾號歸其所有,尹某、袁某、張某僅為涉案公眾號的固定撰稿人,各方并未簽訂書面合伙協議,也沒有證據證明成立口頭合伙關系。

  “這個公眾號不是我一個人的,至少是四個人的……我們四個人就是趙總裁、袁美麗、天才張和我”。

  即便成立合伙關系,涉案公眾號因違反《微信公眾號平臺服務協議》關于不得發布廣告的規定,其本身無合法商業價值,趙某亦無須支付折價補償。既有收益應按各自貢獻度合理分配,趙某認為其系唯一脫產運營公眾號者,貢獻較大,應至少分得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