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動物治理不該止于上熱搜 合理監管方能終止惡性循環

遼東信息港 劉 欣2019-12-04 18:14:21
瀏覽

  許多高校的學生會利用“雙十一”“雙十二”廢棄的快遞盒為流浪動物打造“別墅”,幫助它們度過寒冬。“可我們很怕有人詢問能不能幫忙養自己在路邊撿到的小貓,真的很難辦。”大學動物保護組織形成了這樣的共識:對那些自己有生存能力的流浪動物來說,最好的方式還是讓它們自己生存。

  上周,家住徐家匯的盧小姐在小區遛狗時與一位不速之客相遇——一條日本柴犬。可小家伙身上既沒有牽引繩、也沒狗牌和狗項圈。她花了一個半小時,輾轉跑遍家附近7家寵物店才找到了失主。狗主人是個年輕的姑娘,有事出門,幫忙遛狗的男友大意了,沒有系牽引繩,導致它走丟了5天。“出門遛狗時一定要為它系上牽引繩,這是對它們負責。”可現實情況是,出門遛狗不牽繩的現象比比皆是。不少“鏟屎官”抱著“我家狗狗很溫順,不咬人”的思想,從不主動為寵物牽繩子、戴嘴套和打疫苗,更有甚者長期無證養犬。

  記者手記

  盲目救助幫倒忙?

  申城各大高校基本上都有小動物保護協會,他們中的絕大部分會遵循“TNVR-P”的準則,即誘捕(trap)-絕育(neuter)-免疫(vaccine)-放歸(return)-宣傳教育(publicize)。針對適合“TNVR”的校園流浪貓狗,校園動物保護組織通過誘捕的方式將其送至專業動物醫療機構接受絕育和疫苗注射等操作。之后,再對小動物進行評估,并為適合被領養的小動物招募領養;不適合被領養或短期內難以被領養的,但又對校園環境不構成安全隱患的,將其放歸校園繼續生存,等待領養。

  ■上海正通過智慧公安賦能,聯合農委等多部門,推動養犬信用積分制度,并開發研究智能項圈

  流浪犬傷人又該由誰來負責?以大學校園為例,少數師生會在相對固定的時間和地點投放食物,這是愛心的體現,可也間接養成了流浪動物的依賴性。一旦流浪動物傷人,喂養者是否需要承擔責任?去年福建省將樂縣人民法院宣判了一起流浪犬咬傷人的索賠案,判決長年投食者承擔相應責任。法院認為,投食者的喂養行為不可避免地讓動物產生食物依賴,使得動物長期生活在附近。作為喂養人,并未將流浪動物約束或者送到其他公益機構,對所產生的后果應承擔相應的侵權賠償責任。

  暴力事件引關注

  “狗患”背后是“人患”,唯有合理監管方能終止惡性循環

  高校打狗

  很多網友對保安的行為表示憤怒,認為暴力撲殺不妥;也有人質疑,學校內有太多流浪狗,對師生安全是威脅。該校醫務室提供的數據也印證了后者的觀點:自今年秋季開學以來,學生到校醫務室登記被狗抓傷、咬傷的事件達到32起,其中11月就有7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