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傷腦筋”的逾期誰擔責?

遼東信息港 劉 欣2019-12-05 04:25:36
瀏覽

  對此,陳音江也提醒消費者,在變更手機號碼等重要信息之后,一定要及時告知銀行,以免帶來不必要的麻煩。

  對此,華夏銀行客服人員表示,可以減免“短信交易提醒費”,但無法清除信用逾期記錄。但此后,又有客服人員表示,只能盡量嘗試幫忙調整征信情況。

  記者注意到,《華夏信用卡(個人卡)領用合約》中確實規定,乙方(消費者)的姓名、身份證號碼、賬單地址、單位地址、住宅地址、手機號碼、電子郵箱等個人重要信息如有變更應及時通知甲方(銀行)。

  “傷腦筋”的逾期誰擔責?

  王康告訴記者,11月29日他在央行征信系統查個人征信報告時發現,自己華夏銀行的信用卡共有9個月的逾期記錄。致電華夏銀行交涉后得知,這9個月的逾期記錄是因為沒交“短信交易提醒費”而產生。因為該行提供了“短信交易提醒費”服務,這項服務最初為免費,去年9月才開始收費,每月3元。

  王康的遭遇并非個例。此前,有媒體報道稱,廣東省中山市三鄉鎮的沈女士也因為換手機號后沒有通知銀行,導致自己的廣發銀行信用卡沒有及時繳納信息費而逾期。

  那么,在王康信用卡逾期這一問題上,到底是其自身的責任還是華夏銀行的責任呢?

  12月2日,華夏銀行客服人員回復王康稱,可以“減免”目前逾期的費用,待減免的款項到賬后(需5~10個工作日),才可為其申請調整征信(需3~5個工作日)。

  另外,2016年2月印發的《中國銀監會辦公廳關于加強銀行業消費者權益保護解決當前群眾關切問題的指導意見》明確,銀行業金融機構應嚴格執行商業銀行服務收費相關辦法和監管規定,通過完善業務流程、改進業務系統功能以及加強前臺工作人員培訓等措施,保證在向消費者提供服務前,事先告知收費與否及各個服務環節的計費標準(包括減免優惠政策)和收費金額,充分保障消費者知情權和自主選擇權。

  根據王康提供的其《個人信用報告》截圖,截至今年10月,其2013年11月辦理的華夏銀行貸記卡(信用卡)信用額度10000元,已使用額度30元,逾期金額27元。

  那么,在王康變更手機號沒有通知銀行的情況下,銀行就沒有責任了嗎?在王康看來,此前華夏銀行一直沒收短信提醒費,在多年之后突然收費導致自己逾期,這顯然是銀行的責任。

  根據《征信業管理條例》的規定,征信機構對個人不良信息的保存期限,自不良行為或者事件終止之日起為5年;超過5年的,應當予以刪除。經核查,確認相關信息確有錯誤、遺漏的,信息提供者、征信機構應當予以更正。

  記者在華夏銀行官網“重要公告”一欄中看到,該行曾發布公告稱:我行于2018年6月1日起,通過官網等渠道發布了《關于華夏銀行信用卡中心信用卡短信交易提醒手續費調整的公告》,自2018年9月11日起對短信交易提醒手續費進行收費。調整實施后,部分開通過短信交易提醒服務的客戶會在近期賬單中出現短信交易提醒手續費。該筆費用將在下期賬單返還,可通過微信、電子賬單、華彩生活APP等方式查詢。  

  中國法學會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研究會副秘書長陳音江表示,在信用卡開卡協議里,一般都會規定消費者變更聯系方式要通知銀行。

  “2013年11月,我在江蘇揚州的華夏銀行辦了一張信用卡,預留的是揚州的手機號碼。但2016年3月之后就不再使用這張信用卡了,只是沒注銷。停止使用之前,所有欠款已經還清。2016年下半年,我來到北京之后,原來的手機號就不用了,根本不知道有所謂的‘交易短信提示費’。我認為這次逾期是銀行的問題,希望對方承擔其不合理操作給我征信造成污點的責任,幫我消除征信逾期記錄。”王康表示,他還曾向中國銀保監會進行投訴,工作人員稱已記錄會向華夏銀行反饋。如果銀行無法處理或不愿處理,只能走法律途徑維權。

  在陳音江看來,銀行在開通新的收費業務之前,要準確、全面告知消費者相關業務的真實情況,并由消費者自主選擇開通,不能擅自代替消費者開通,這與消費者變更手機號后未及時通知銀行是兩碼事。因此,華夏銀行在未得到消費者確認的情況下,擅自開通新的收費業務顯然不合理,應該返還消費者被扣的費用,并幫助消費者恢復信用。

  信用卡刷卡消費后,馬上就能收到手機短信通知賬戶變動情況,這樣的服務是不是很貼心?但是,北京消費者王康近日向《工人日報》記者反映稱,他最近因為信用卡“短信交易提醒費”傷透了腦筋。

  記者了解到,根據2016年12月施行的《中國人民銀行金融消費者權益保護實施辦法》第十六條的規定,金融機構應當尊重金融消費者購買金融產品和服務的真實意愿,不得擅自代理金融消費者辦理業務,不得擅自修改金融消費者的業務指令。

  原本免費的短信交易提醒變收費業務,消費者換手機號不知情致信用卡逾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