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具之下 唯唯諾諾者成為網絡“罵霸”

遼東信息港 劉 欣2019-12-05 05:23:35
瀏覽

  顯然,這些人不會都是精神分裂癥患者,更不可能是文藝作品中的“化身博士”,他們之所以在現實生活中顯得“唯唯諾諾”,是因為社會的約束讓他們不得不控制內心中的野獸,而他們之所以敢于在網上“重拳出擊”,也并非是互聯網激活了他們的“第二人格”,而是網絡為他們提供了“作惡后無需付出代價”的外部環境,以致肆無忌憚。

  稍加對比,會發現一個十分值得玩味的現象——我們在網絡上見到“暴力分子”的頻率,遠遠超過現實生活。由此不難得出一個結論:大多數在網上表現出“暴力傾向”的人,在現實生活中其實都與常人無異,并不會表現出明顯的異常。對于這種現象,有網友戲謔地將其總結為:“現實中我唯唯諾諾,網絡上我重拳出擊。”

  面具之下 唯唯諾諾者成為網絡“罵霸”

  然而,在網絡上,形形色色的“網絡暴力”隨處可見。盡管它不像現實中的暴力那樣,對他人直接造成生理傷害,但網絡施暴者侮辱與騷擾的是受害者的精神與心靈。

  大多數人的內在品性,都并非純善或純惡。因此,外部環境的引導,會在很大程度上影響一個人的外在表現。人類由猿進化而來,脫胎自叢林世界的暴力沖動,自始至終都存在于我們的內心深處。但人類之所以與動物不同,能夠建立起社會和文明,是因為我們懂得控制這種沖動,約束自己的行為。僅靠個人的自制力,是不足以形成充分約束的,法律、規范、道德,乃至旁人的目光,都是構成這種約束的重要元素。但在網絡空間,這些約束卻因為網絡的匿名特性和網絡暴力的集群特征,很難對施暴者發揮作用。

  盡管和諸多躲在暗處辱罵的施暴者相比,她勢單力孤,而且無匿名機制的掩護,但是,她的反擊還是形成了威懾。作為受害者,熱依扎能夠采用的反擊手段其實并不多,無非是將對方的網名與辱罵內容“掛”出來,或是宣稱要將對方告上法庭(實際上難度很高)。然而,這些手段讓那些沉浸在對他人施暴的快感中不能自拔的網民發現,原來自己的行為會受到社會的關注與譴責,被“千夫所指”。

  網絡暴力必須付出代價——唯有如此,我們的社會和受害者才不至于繼續遭到傷害。只要能夠在網絡空間中,建立起和現實生活中一樣的社會約束機制,我們才不必擔心,會不會在互聯網的角落里,無端遭人“重拳出擊”。

面具之下 唯唯諾諾者成為網絡“罵霸”

  最近,青年演員熱依扎不幸成了網絡暴力的受害者。與之前的許多網絡暴力受害者不同的是,熱依扎并沒有忍氣吞聲,低頭做人,而是勇敢地選擇了反擊,與網絡暴力的施暴者展開了一場“戰爭”。

  現實生活中,暴力可謂是一件“違禁品”。在法律與社會規范的約束之下,不論是陌生人之間的斗毆,還是熟人之間的家庭暴力、校園暴力,都會受到懲戒與譴責,施暴者要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

  視覺中國供圖

  網絡暴力的施暴者躲在網名背后,隱藏真實身份,而且大多數時候,都是和其他施暴者“一擁而上”,很少單獨行動。這些特點,為網絡暴力的滋長、擴散提供了溫床。因為堅信自己不會付出代價,那些在現實社會中“唯唯諾諾”的人,便有了“重拳出擊”的底氣。想要破解這一局面,最重要的就是要讓施暴者認識到:網絡暴力和現實中的暴力一樣要付出代價。為此,網絡暴力的受害者需要奮起反擊,而網絡平臺的運營者也應想方設法“揪出”施暴者的真實身份,不讓他們再躲在面具之下為所欲為。

  這些網絡暴力的施暴者,在現實生活中可能是家人眼中的好孩子,單位里的好員工,甚至可能會得到“內向”“老實”的評價,但他們一旦進入網絡,便仿佛變了一個人一般,瞬間化身為戰斗力十足的“罵霸”。其中,有些人不僅在現實生活中毫無異樣,甚至當你打開他在社交網絡上的個人主頁時,看到的也是一派“歲月靜好”,只有在你看到他發給別人的私信時,才會驚訝地發現,精致的偽裝之下,竟然是如此不堪的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