騎行者徐玉坤:我想用自己一輩子的時間,做兩輩子的事

遼東信息港 劉 欣2019-12-05 06:23:50
瀏覽

  在2018年第一季節目播出后就收獲了高口碑的明星體驗式真人秀《奇遇人生》,終于在人們的期待中推出了第二季。這一季中,第一期的節目嘉賓便邀請了一位頗具爭議性的女明星——Angela baby(楊穎)。節目播出后,除了依舊能夠精準引發輿論爭議的楊穎之外,另一位主人公、72歲的河南騎行者徐玉坤走進了大眾的視野。

  在這期節目里,主持人阿雅、嘉賓楊穎要跟隨徐玉坤在美國境內騎行三天——這也是徐玉坤“騎行穿越北美洲”行程計劃的其中一段路。  

  關于這位老人的討論很快占據了網絡熱議的話題榜,他堅持夜晚住帳篷、用熱水泡面包和香腸當飯、每天早上六點鐘準時上路,并在攝制一開始就告訴節目組自己的原則——“我必須前進,一步車不坐,別指望我停下來。”

  微博里,不少網友表示看完節目“不知怎么就哭了”,并紛紛留言給他,還親切地叫他“徐爺爺”,當然,也忍不住心疼這位十幾年間習慣了獨自前行、風餐露宿的老人。

  《奇遇人生》里,徐玉坤所表現出的堅定、毅力與平和深深擊中了人們的情緒,不管情況如何變化,任何人、任何事都不能打破他“一路向前”的原則。可以說,他的人生才是真正的“奇遇人生”,也帶給了人們發自內心的感觸和原動力。

  夢想走完世界五大洲,在路上每天平均騎行12小時

  11月中旬,北青報記者嘗試聯系徐玉坤希望做一次專訪,得知徐玉坤在女兒徐秋菊的陪同下剛好在北京辦事,于是,這次難得的面對面采訪便很幸運地促成了。

  “咱們隨便在路邊安靜的地方聊就行,不用糾結于地點和形式,我這人就是隨遇而安”,北青報記者在東城區一條街道的路邊見到了在那里等待的徐玉坤爺爺。

  花白的絡腮胡子、不胖不瘦的身材、戴著一副黑框眼鏡,還有笑起來能露出牙齒的開朗神情,都跟節目里一模一樣。徐玉坤把半米來高的行李包靠在便道旁的長椅上,便開始了采訪。11月的北京,氣溫已經偏低,他只穿了一件略厚的格子襯衣和一件軍綠色帆布馬甲,下面是一條軍綠色帆布戶外運動褲和登山鞋,頭上還綁著一條別人剛送給他的戶外頭巾。

  徐玉坤說,十幾年前的他患有嚴重心臟病和腸胃病,通過騎行,病幾乎痊愈了。盡管年齡增長,但身體卻變得更加硬朗健壯。

  2019年4月1日,徐玉坤從洛杉磯出發,走上美國40號洲際公路。一路上,他每天四點起床、五點吃飯、六點上路,一直到晚上八九點天完全黑下來才找地方睡覺,平均每天騎行12個小時。在獨自騎行了110天后,2019年7月19日,徐玉坤終于騎行到達加拿大多倫多。《奇遇人生》節目的故事,就發生在這次騎行中。

  這次來北京,徐玉坤是為了下一次騎行非洲的計劃做一些準備工作,最主要是籌集經費,當然還有辦理護照簽證、打各種疫苗、尋找更好用的充電寶等等。對于要做哪些準備工作,他心中早已條理清楚。

  “目前為止,我亞洲走了7個國家,歐洲走了15個國家,澳大利亞走了外圍大半部,北美走了美國、加拿大。非洲和南美洲都沒去,如果這兩個地方都去了,五大洲就齊了。”徐玉坤現階段的夢想,就是騎行走遍世界五大洲。最近幾年,媒體對他的報道逐漸多起來,有不少朋友給過徐玉坤經濟上或其他方面的幫助。

  2018年10月,在上海世界旅行家峰會上,阿聯酋王子為徐玉坤頒發了最佳環球旅行成就獎獎杯。年輕人騎行這么多地方尚且難以想象,更何況是一名六七十歲的老人。大家都很好奇,是什么讓他如此堅定信念堅持騎行?

  “60歲以前我是農民,60歲以后我想當個旅行家”

  2007年4月7日深夜,60歲的徐玉坤瞞著家人獨自離家,踏上了自己的第一次騎行之旅。為了不讓家人發現,他也有周密的計劃——提前偷偷把準備好的騎行裝備放到朋友家,然后不辭而別。第二天,他才敢給老伴兒打個電話,告訴自己已經出發了。

  這不是徐玉坤第一次上路,早在1999年他就準備過一次。當時徐玉坤的四個孩子中還有兩個沒結婚。“我準備了很多裝備,高興地跟家人說我要上路了。但全家人都不同意,開會‘彈劾’我。”第一次上路失敗了,這第二次徐玉坤才想出了半夜逃跑的法子——他害怕家人再次阻攔。

  “出逃”成功,徐玉坤便一發不可收拾。他一路北上,騎行到北京、遼寧、吉林和黑龍江,一直到漠河北極村。之后,他辦理了護照,2011年9月末,徐玉坤從昆明出發經西雙版納磨憨口岸出國到達老撾,開始了他第一次國外騎行,即東南亞國家。

  2014年6月,他從北京坐飛機到莫斯科,再轉機到法國巴黎,下飛機后將自行車裝備好開始了他的歐洲騎行旅程,歷時三個月。

  2016年9月,他從鄭州出發,坐飛機到達廈門,再飛澳大利亞,然后從達爾文市出發,沿澳大利亞國土自西向東騎行回悉尼,歷時2個多月。

  從60歲到72歲,這12年間,徐玉坤的騎行總長度達到11萬多公里。他數了數,自己這些年一共騎壞了6輛自行車。至今,他已八次上路走完了全中國除了臺灣以外的33個省市區;六次上路走完了世界四大洲的25個國家,總共14次。

  走出去看看世界的念頭,徐玉坤早就設想好了,想了半輩子。

  “我是一個地道的河南農民,只上了五年小學就輟學了。”徐玉坤1947年出生,5歲喪母,13歲開始照顧雙目失明的父親,一照顧就是30多年。“我在農地里干了一輩子,有一句話叫做面朝黃土背朝天,形容的就是我,我哪也沒去過。”

  一開始,徐玉坤把自己的騎行環游計劃告訴老伴兒和四個孩子時,家里誰都不同意。他便繼續等,等到60歲,四個孩子都成家立業了,孩子們跟他說:“你可以休息了,以后不用干活了,好好安享晚年多好。”

  徐玉坤不想再等了,年紀越大,愿望便越來越強烈。用他自己的話來說,這種愿望的強烈程度已經到了“夜里失眠,翻來覆去睡不著覺”的地步,任誰勸都不行。還有一個原因,正好那一年北京要舉辦奧運會。徐玉坤也想要打著奧運的旗幟走,用自己的行動為宣傳奧運做出貢獻。

  “60歲以前我是農民,60歲以后我想當個旅行家”,徐玉坤說。

  堅持自學,用自己寫的故事辦展覽籌路費

  對徐玉坤來說,戶外騎行并不是莽撞的突發奇想,他明白,這不是僅有一腔熱血就能做成的事情,需要廣泛的知識和過硬的能力。

  盡管沒上過幾年學,但徐玉坤一直沒停下過學習,不僅給自己“武裝”了各個領域的知識,還練就了一手好字,就連智能手機也比同齡人用得“溜”,寫文章也挺拿手。每次出行前,他都會自己手繪一張地圖,標注好自己的騎行路線,待旅途完成后還會制作騎行手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