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米8高路牌砸下 女老師迎上去:因為身后有一群孩子

遼東信息港 劉 欣2019-12-05 08:45:22
瀏覽

  1米8高路牌砸下,女老師迎上去 不能躲,因為身后有一群孩子

  “就覺得好像有東西朝我這邊砸過來,但是沒想到是一個豎在綠化帶中的路標指示牌。”昨日上午,在淮安市第一人民醫院急診觀察室,漣水縣鄭梁梅小學蘇敏老師回想起2日下午放學時發生的一幕,仍在擔心當時由她護送的學生有沒有受傷。她只記得,當時她下意識地像保護自己的女兒一樣,盡管指示牌已砸中她的頭部,鮮血直冒,但是她仍用盡全力用雙手托住指示牌,兩個學生才能夠從她胳肢窩跑了出去,還有3名學生則蹲在她屁股后面躲過一劫。

1米8高路牌砸下 女老師迎上去:因為身后有一群孩子

蘇敏毛衣胸口部位的血跡已變暗。 朱鼎兆 攝

  通訊員 丁秀光 王樹文

  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 朱鼎兆

  意外突發

  1米8高路標指示牌突然倒下

  朝路上的一群師生砸過來

  蘇老師外套帽子上以及內側,血跡已干。在醫院病房,蘇敏的丈夫戴從榮看著躺在病床上的妻子甚是心疼。戴從榮用手撩開妻子的長發,揚子晚報記者注意到,里面仍有已干的血漬,身上毛衣胸口部位的血跡顏色已變暗。事發很突然,就在一瞬間,今年42歲的蘇敏告訴揚子晚報記者,作為一年級班主任的她,每天放學時她要將學生護送到指定地點。

  2日下午4點25分,除了另外10名孩子被家人接走外,她像往常一樣帶著班級其余49名孩子沿著人行道由南向北準備將孩子護送到家長等待區。孩子走在最右邊,她則走在孩子左邊。不能走在最前邊,也不能走在最后邊,蘇敏說,因為孩子都很小,才上一年級,所以她只能靠在孩子左側走在隊伍中間位置,她本人還要不時地走走停停,前后看看。

  大約走出200米路過一個小的十字路口時,她突然覺得不對勁,在她身體左側好像有一股外力向她沖來,她下意識地向左轉身,只見她左側身邊綠化帶中一個路標指示牌不知何故正往右邊倒下砸過來,當時,她的頭部就被砸得鮮血直冒。

1米8高路牌砸下 女老師迎上去:因為身后有一群孩子

蘇敏丈夫展示妻子當時穿的外套,帽子上、內側的血跡已干。 朱鼎兆 攝

  勇救學生

  頭部被砸的女老師雙手托住路牌

  身邊的5名小學生得救了

  蘇敏告訴揚子晚報記者,她當時確實沒有想太多,但是她知道在她身體右邊是一群只有7歲左右的學生。出于本能,她同樣下意識地用雙手將正倒下砸過來的路牌給托住,此時,她感覺到有兩名學生瞬間從她胳肢窩跑了出去,幾乎在同一時間,指示牌已砸中她的頭部。

  “知道頭部在流血,血順著臉頰往下流,都迷糊我的眼睛了。”蘇敏告訴揚子晚報記者,此時她聽到后面稚嫩的哭聲,難道有學生被砸傷了?她再次下意識地掉頭往身后地面上看,這時她發現有3名學生嚇得躲在她屁股后面,她趕緊用腳后跟踢踢,示意他們離開。

  “雖然頭部被砸中,但自己還是比較清醒的。”蘇敏告訴揚子晚報記者,后面護送學生的老師以及路邊等候學生的家長、店鋪的老板都跑了過來,有的維持學生正常放學秩序;有的將路牌從她手中移出,放在路邊;有的拿出手紙摁住她頭部出血的位置;有的則撥打120。

  蘇醒之后

  昏迷8小時醒來后

  女老師問“孩子沒有受傷吧”

  “當時是放學高峰,救護車根本進不來。”蘇敏說,同事只好將她先送到不遠處的一個診所,等候救護車。被送到漣水縣醫院時,她從醫生口中得知,她頭部的血管都被砸裂了,需要做局部麻醉縫合傷口。

  “局部麻醉后,她就昏迷了,怎么喊都沒有反應。”蘇敏的丈夫戴從榮告訴揚子晚報記者,沒有辦法,在漣水縣醫院縫了十幾針后,他選擇將妻子轉至淮安市第一人民醫院。“傷口是月牙形的。”戴從榮說,在昏迷8小時后,妻子終于蘇醒。讓他心酸的是,妻子醒來時問他“孩子沒有受傷吧”,他說沒有,妻子還將信將疑,直到學校領導來看望她之后,她才完全放心。

  盡管現在還是惡心、頭痛,但一想到班上的孩子沒事,躺在病床上的蘇敏告訴記者,她就覺得寬慰很多,從路牌倒下砸過來,到眾人將路牌從她雙手中挪開,整個過程也就幾十秒,但是她會終身難忘,她現在唯一擔心的是,會不會留有后遺癥,會不會影響她重新站在講臺上。好好的路牌怎么會突然倒下?蘇敏說,她同時也希望漣水有關部門對全縣路牌進行一次安全隱患清查,她不希望這樣的“偶然”再次發生。

  目擊者說>>>

  如果蘇老師朝旁邊一閃 那么砸中的肯定都是孩子

  目擊者說>>>

  “當時的場面很是嚇人,太突然了,有的孩子都被嚇得蹲在地上哭了。”在事發地點附近,一位店鋪老板告訴記者,她的孫子就在蘇老師班級,1米8左右高的路牌砸下來,而蘇老師身高只有1米55左右,真的沒想到她當時能做出如此舉動,如果蘇老師朝旁邊一閃,那么砸中的肯定都是孩子,現在想起來,從蘇老師胳肢窩跑出去的那兩個孩子確實機靈。

  有的目擊者在擔心蘇敏老師傷情的同時,還在后怕“老師都被砸成那樣了,如果不是她,孩子受傷肯定不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