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大回應“七校暫停聯合辦學”:正在溝通期待繼續進行

遼東信息港 劉 欣2019-12-05 09:20:19
瀏覽

  有專家認為,在武漢之前,曾有一些地方提供跨校選課機會,但武漢的突破在于提供了學位,這在當時是一種探索創新。

  七所高校發布的公告顯示,根據國務院學位委員會和教育部相關文件精神,七所高校一致決定暫停“七校聯合辦學”2018級學生輔修招生。

  今年7月,國務院學位委員會印發《學士學位授予與授予管理辦法》。其中第三章規定,高校間聯合學士學位證書由本科生招生入學時學籍所在的學士學位授予單位頒發,聯合培養單位可在證書上予以注明,不再單獨發放學位證書。

  ​​據中國之聲報道,“一張錄取通知書,可上七所名校”,這句話曾經是武漢“七校聯合辦學”模式最精準的概括。1999年,武漢大學、華中科技大學、華中師范大學等七所在武漢部屬高校簽訂聯合辦學協議,允許7所高校的學生從大二開始跨校輔修專業,修滿50個學分并完成畢業論文,就可以拿到雙學位證書。

  在武漢七所高校就讀的學生中,何小姐并非個例。公開信息顯示,每年“七校聯盟”都有數萬名學生選擇“跨校輔修”,2019年七校向2017級學生開設的跨校專業多達45個。

  中南財經政法大學2013屆畢業生何小姐坦言,看到“七校聯合辦學”停止招生的新聞時,有些意外。在校期間,她曾通過跨校輔修的方式獲得了華中科技大學的英語翻譯雙學位。

  但是近日,這七所學校先后發布通告,宣布“七校聯合辦學”暫停招生,聯盟內2018級學生不能再跨校輔修雙學位。這一持續了20年的“七校聯合輔修”模式,為何被按下暫停鍵?

  盡管七所高校中,不少2018級的學生對錯過跨校輔修的機會感到遺憾,但也有專家在接受當地媒體采訪時表示,七校聯合辦學在實踐中也出現了一些問題,比如為了多刷一張學位證書而選擇容易的學科、靠背書就能拿到學分等情況,從培養學生的角度,背離了聯合辦學的初衷。

  她告訴記者,跨校輔修給學生帶來的是更多的機會:“在金融行業中有一些崗位,確實是更偏愛金融加理工復合背景的學生。我們就看到很多那種,比如說他自己本身是學了語言類,或者說是這種傳播類的學科,但是又特別希望能夠進入互聯網行業,或者說是金融行業,那么它如果沒有相應的雙學位的加成,可能就沒有那么多優勢。”

  武漢大學本科生院副院長、教務處處長趙菊珊表示對照相關文件精神,目前七校聯合辦學的操作層面還存在值得商榷之處:“因為我們學校所做的是拿出各自學校的優勢學科,或者是優勢專業或者是特色專業,來其實現區域里面優質資源的共享,所以跟教育部的文件提出來的內容不太一致。按照這樣一個教育部和國務院學士學位管理的文件的話,在操作層面還是有一些值得商榷的地方。”

  武大回應“七校暫停聯合辦學”:正和教育部門溝通期待繼續進行

  聯合辦學曾頗受歡迎,暫停聯合辦學是落實國務院和教育部相關精神  

  還有人盛贊,這是中國大陸持續時間最長、實質性參與高校最多、合作范圍最廣、受益學生最多的一種聯合辦學模式。那么,這一持續了20年的“七校聯合辦學”模式為何被按下暫停鍵?

  此外,還規定聯合學士學位應根據校際合作辦學協議,由合作高等學校共同制定聯合培養項目和實施方案,報合作高等學校所在地省級學位委員會審批。其中的聯合培養項目需通過高考招收學生并予以說明。

  從1999年開始,七校聯合辦學為大批學生提供了拓展學科學習的機會。根據聯合辦學協議,這7所高校的大二學生可跨校輔修專業,修滿50個學分并完成畢業論文,可以拿到雙學位證書;修滿25個學分,可拿到輔修證書。為保障學習時間不與本專業沖突,雙學位課程在周末和寒暑假進行。

  趙菊珊告訴記者,目前七校正由華中師范大學牽頭與湖北省教育廳及相關管理部門對接,期待這種聯合人才培養項目能夠繼續進行:“從七校的教務處的管理人員來講,大家做了20年,而且的確是武漢地區的跨校的、聯合人才培養的特色的項目,而且做的受學生歡迎,所以從學校來講還是希望能夠繼續進行。”

  七校正與相關部門溝通希望繼續進行,有專家稱應將聯合辦學標準嚴格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