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研誠信管理將有“法”可依

遼東信息港 劉 欣2019-07-18 20:09:33
瀏覽

亮點一:首次針對學術不端行為的國家標準

亮點二:對論文作者、審稿專家、編輯者三方進行學術不端界定

李真真告訴記者,作為一個國家標準,內容沒有納入一些“爭議較大”的標準。“例如拆分發表。自我剽竊由于概念有爭議,也沒有在《標準》列出,但該行為的結果可以通過重復發表來認定。”

 

 

劉首鵬也表示,在學術論文出版前,當審稿人或者學術論文作者出現學術不端行為時,期刊內部會對他們作出一個內部評價,但這個評價內容并不會公開。

 

劉首鵬表示,她所負責的是一本國際期刊,涉及到生物醫學和工程領域。在《標準》正式實施后,編輯部迅速根據里面的具體內容,重新完善了已有的“檢查清單”。

李真真說:“出臺這個《標準》,可以促進更負責任的創新氛圍,使創新的結果更加可靠。”

“整個標準內容很詳實,對不同類型的學術不端行為的表現形式都給出了精細的描述,比之前出臺的類似辦法更加具體和實用。”李真真解釋道。

 

亮點三:促進更負責任的創新氛圍

 

 

清華大學教授、中科院理化所研究員劉靜則表示:“做學術就是要創造新的內容,尤其不能‘改頭換面’,標準對于相關內容進行了非常詳細的列舉。我覺得這項標準出臺很有現實意義,目前在學術界,非常缺乏標準的引導,這對于日后培養規范的學術行為是非常有價值的。”

 

就在去年11月9日,國家發展改革委等41個部門聯合簽署了《關于對科研領域相關失信責任主體實施聯合懲戒的合作備忘錄》,對列入科研誠信嚴重失信行為記錄名單的相關責任主體,包括自然人和法人機構,進行聯合懲戒。

同時,李真真強調:“判定文章是不是屬于剽竊,不應只看查重率這一個數字,更應依托于同行的判斷和共識。”

 

《標準》主要起草人、中科院科技戰略咨詢研究院研究員李真真研究員告訴《中國科學報》:“這個行業標準,是在長期科研誠信研究和查閱了相關的國內外文本基礎上形成的,可以說內容更加系統、更加具有核查性。這也是頭一次針對學術不端具體行為的國家標準。”

記者梳理發現,標準界定了學術期刊論文作者、審稿專家、編輯者三方可能涉及的學術不端行為,并對剽竊、偽造、篡改、不當署名、一稿多投、重復發表等術語進行了具體定義。

 

 

 

李真真認為,目前國內對于學術不端行為的查處機制還在建立完善過程中,規范管理仍然依托行政管理,由于缺乏專業化的管理,導致對不端行為的認定和查處的成效不及預期。

 

 

《生物醫學工程前沿》常務總運營編輯劉首鵬告訴記者,她所在的幾個編輯微信群,大家都在隨時關注著《標準》的出臺進程,“近幾年學術不端的事件屢屢發生,我們每個人都很期待《標準》的發布”。

 

“此次出臺的國家標準屬于‘軟標’,它的實施效果在很大程度上有賴于是否建立起一套有效的科研誠信規范管理機制。”李真真坦言。

 

此前,曾有多個部門出臺了針對學術不端預防和處理的相關政策,例如《學位論文作假行為處理辦法》《高等學校預防與處理學術不斷行為辦法》《關于進一步加強科研誠信建設的若干意見》等,那么《標準》的不同之處在哪里呢?

 

 

 

李真真表示,《標準》適用于學術期刊論文出版過程中各類學術不端行為的判斷,有助于期刊建立更加合理、規范的工作流程和處理機制。

在《標準》中,對于審稿專家學術不端行為也劃分了7種不同的類型。李真真認為,審稿專家在學術期刊編輯出版過程中十分重要。審稿專家應積極踐行誠信評審,負責任地把好論文的學術質量關。

“一般情況下,我們按照以前的規范,有一些指標,例如查重率、科研倫理等,但是還沒有這么細化,《標準》相當于一場‘及時雨’。” 劉首鵬說。

 

例如在論文作者學術不端行為類型中,列舉的第一條就是剽竊。對于剽竊行為,《標準》明確指出了觀點剽竊、數據剽竊、圖片和音視頻剽竊、研究(實驗)方法剽竊、文字表述剽竊、整體剽竊和他人未發表成果剽竊7種具體的行為。

 

據李真真介紹,《標準》從2016年開始形成初稿,期間經歷了多輪征循和吸收相關領域專家的意見和專家評審,最終形成了比較完整的發布文本。

 

 

 

2019年7月1日,學術出版界迎來了首個行業標準——《學術出版規范——期刊學術不端行為界定(CY/T174—2019)》(以下簡稱《標準》)。正式實施的《標準》,界定了學術期刊論文作者、審稿專家、編輯者所可能涉及的學術不端行為,適用于學術期刊論文出版過程中各類學術不端行為的判斷和處理。《中國科學報》采訪了多位專家,對《標準》亮點內容進行解讀。

近年來,剽竊、偽造、篡改等類型的學術不端行為時有發生,從翟天臨論文作假到湖南大學碩士生畢業論文抄襲,再到107篇論文涉嫌同行評議造假被撤稿,如何才能遏制學術不端行為?什么才是最準確的學術不端認定標準?

“期刊編輯在科研誠信和學風建設中應當發揮更大的作用。過去學術期刊比較被動,我們希望在《標準》的促進下,期刊對不端行為的應對更加主動。”李真真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