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支瘧疾疫苗 有總比沒有強

遼東信息港 劉 欣2019-12-04 20:44:59
瀏覽

 
 
首支瘧疾疫苗 有總比沒有強  
 

幾十年來,雖然瘧疾病例及其導致的死亡人數在不斷下降,但人類抗擊瘧疾的斗爭卻止步不前。對最廣泛使用的治療方法——以青蒿素為基礎的聯合治療——產生耐藥性的寄生蟲正在傳播,而瘧蚊對殺蟲劑的耐藥性也越來越強。

瘧原蟲是一種具有挑戰性的疫苗靶標。它的生命過程復雜,雌蚊通過叮咬將名為子孢子的瘧原蟲細胞輸入人體血液,它們在肝臟中繁殖,形成另一種被稱為分生子的細胞類型,并侵入紅細胞繼續繁殖。

受侵的血細胞會破裂,從而引起發燒、頭痛、發冷、肌肉疼痛等癥狀,通常還會引起貧血。在這個過程中,寄生蟲經常改變它的表面蛋白,這使其成為免疫系統和疫苗難以捉摸的目標。

“RTS.S,又名Mosquirix,是首個通過臨床試驗階段的瘧疾疫苗,可以預防惡性瘧原蟲感染所致的瘧疾。世界衛生組織已決定在非洲馬拉維、加納和肯尼亞建立疫苗試點,這是抗擊瘧疾的里程碑事件。”中山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深圳)教授孫彩軍表示,Mosquirix是第一個起部分保護作用的瘧疾疫苗,具有重要的科學意義和社會意義。“該疫苗有可能成為非洲等瘧疾流行地區防控瘧疾疫情的一個新選擇。”

疫苗出世 喜憂參半

Mosquirix是上世紀80年代由葛蘭素史克公司(GSK)開發的,它可以刺激免疫系統對一種只出現在子孢子表面的蛋白質產生反應。為加強反應,研究小組將疫苗蛋白與乙型肝炎表面蛋白融合,并添加了佐劑。

Mosquirix的第一次大規模試驗結果給人們帶來了一點希望。2004年,領導這項研究的分子生物學家Joe Cohen及其同事在《柳葉刀》發表論文稱,2000名1~4歲的莫桑比克兒童在接種該疫苗6個月后,瘧疾感染率下降了58%。

此外,2009年至2011年間,一項規模更大的試驗在7個非洲國家的1.5萬名兒童中展開,結果卻“喜憂參半”。在受試嬰兒中,疫苗效果接近于零;但在接種疫苗的5月至25月齡兒童中,瘧疾感染總體下降40%,嚴重感染下降30%。

英國倫敦衛生熱帶醫學學院流行病學家Peter Smith表示,這粉碎了疫苗可以保護最弱勢群體,以及可以與其他常規嬰兒疫苗一起接種的希望。與保護性達97.5%的麻疹疫苗相比,這些數字微不足道。Smith說:“其實沒有人希望獲得很好的療效,因為瘧疾太復雜了。”

該試驗還顯示,即使間隔1個月注射3次疫苗,保護率也會在一年半左右降至零。如果在此時打加強針加以保護,保護力也會在18個月后再次減弱。

盡管如此,Smith認為,短命的、部分有效的疫苗“也可能產生巨大的影響”。Cohen指出,瘧疾疫苗在關鍵時期提供了一些保護,因為兒童面臨嚴重疾病和死亡風險的真正時期是5歲以下。

歐洲藥品管理局(EMA)對此表示同意。2015年7月,為幫助發展中國家監管機構做出決策,EMA宣布該疫苗安全有效,足以在非洲推廣。

保護率低 仍需推廣

其實,Mosquirix在非洲國家首次亮相,并不是該領域期待已久的突破。Mosquirix的功效和耐用性一般:4劑疫苗僅能在不超過3年的時間里對嚴重的瘧疾提供30%的保護。此外,隨著時間的推移,該疫苗的保護效果較快減弱,并呈現出年齡依賴性:6~12周齡嬰兒的保護率低于5~17個月齡的幼兒。

一些專家質疑這樣做是否值得,他們認為,Mosquirix甚至不能預防嚴重瘧疾,而只是延緩瘧疾。

“的確,該疫苗的保護率不高,在自然暴露于瘧疾的兒童和嬰兒中,其預防保護效率僅為30%~56%,并不太適合作為一個成熟的疫苗產品進行大范圍推廣。”孫彩軍告訴《中國科學報》。

在非洲,瘧疾發病率很高,每年大約有20多萬人因感染瘧疾而死亡。盡管Mosquirix的效率不高,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佑安醫院感染綜合科副主任醫師李侗曾認為,從此方面考慮,如果疫苗的保護率能達到30%以上,那么該疫苗也會挽救很多人的生命。

孫彩軍同樣認為,即使Mosquirix的保護率較低,考慮到非洲每年瘧疾的感染人口基數很大,Mosquirix保護的絕對人數仍然有實際臨床意義。

盡管該疫苗的保護效率尚待提高,但考慮到瘧疾疫情在非洲國家的嚴重性和極高的致死率,而且目前除了蚊帳、殺蟲劑等,沒有更好的對抗瘧疾的科學手段,孫彩軍認為,該疫苗在疫情嚴重的國家進行推廣很有必要。

安全與否 謹慎評估

其實,最令人擔憂的是瘧疾疫苗的安全性。試驗結果顯示,在7個國家的6000名接種Mosquirix的兒童中,有20名感染了腦膜炎,而在對照組3000名接種狂犬病疫苗的兒童中,只有一名感染了腦膜炎。接種瘧疾疫苗使腦膜炎患病風險增加了9倍。

研究小組認為這個結果是一個意外。接種疫苗后,腦膜炎是隨機發生的,大多數發生在7個研究地點中的兩個,Cohen認為,尚不能很好解釋為什么Mosquirix會導致腦膜炎。其他科學家認為,這種差異可能是由于控制兒童接種狂犬病疫苗造成的。對照組腦膜炎發生率極低,這表明狂犬病疫苗可能在某種程度上預防了腦膜炎。

“對接種瘧疾疫苗的一歲半以內的嬰幼兒來說,其本身抵抗力就比較脆弱。像乙肝疫苗等一些被認為非常安全的疫苗,在接種時仍有可能發生猝死等耦合現象。”李侗曾告訴《中國科學報》,Mosquirix需要接種4次,在此期間,考慮到非洲各地區的生活質量不同,嬰幼兒的營養也不能得到完全保障,因此,瘧疾疫苗的安全性的確需要謹慎評估。

對此,李侗曾表示,在疫苗推廣過程中,可以通過嚴格的監測,對Mosquirix的有效性、安全性等數據進行評估,為進一步完善新一代瘧疾疫苗提供參考。

試點推廣Mosquirix是人類抗擊瘧疾過程中的重要進步。“這意味著我們不再只是通過防蚊蟲叮咬等措施來預防瘧疾。疫苗研發需要一個過程,期待科學家研究出效果更好、副作用更低的疫苗。”李侗曾說。

雖然瘧疾在全球范圍仍是重大的公共衛生威脅,但我國早在2017年就實現了無本地感染病例報告,即將成為全面消除瘧疾的國家。

“因此,我國人民沒有必要接種瘧疾疫苗,更不用專門跑去非洲打瘧疾疫苗。”孫彩軍提醒,有計劃去非洲旅游或工作學習的人,應盡量注射相應疫苗,以預防在非洲國家流行的傳染病,例如黃熱病、埃博拉、瘧疾等。

“但前提是該疫苗效果好、安全性高,沒什么副作用。”李侗曾強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