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陽|清代東京城——載記努爾哈赤的崢嶸歲月

遼東信息港 劉 欣2019-11-24 18:32:07
瀏覽

東京城位于遼陽市文圣區東京陵鄉新城村,它是清太祖努爾哈赤建造的第四座都城。

努爾哈赤于天命六年(1621年)三月率兵攻下明代遼東重鎮——遼陽城后,便毅然決定定都遼陽。八月,在太子河東岸啟建新都城——東京城,與遼陽舊城隔河相望。天命七年(1622年)四月,在東京城尚未全部竣工的情況下努爾哈赤即入住。天命十年(1625年)三月,根據當時形勢的需要,努爾哈赤力排眾議,又遷都沈陽。

東京城城垣平面呈菱形,為磚石合筑。南墻長900米,北墻長896米,東墻長886米,西墻長832米。墻心為夯土,外包磚石。因急于建成,夯土中夾雜大量的廢舊石碾、石磨、石碑碣等。每面有二門,共八門,分別是:地載門、福勝門、內治門、撫近門、德盛門、天祐門、懷遠門、外攘門。門額是外書滿文,內書漢文。東京城內的主要建筑有努爾哈赤的辦事衙門即八角殿,努爾哈赤與福晉們生活的地方即汗王宮,祭祀神祇的地方即堂子,還有諸王、貝勒的房屋,以及投降后金的部分漢官的住宅、商業店鋪等。也就是說,東京城宮殿、城池、壇廟、衙署等種類齊全,在皇太極時期還建有彌陀禪寺。

八角殿位于天祐門北大約400米的土丘之上,為八角形,內外有排柱16根,柱徑大約45厘米,殿頂系用黃、綠兩色琉璃瓦鋪成,殿內和丹墀上滿鋪六角形綠釉磚,筒瓦和勾頭也用黃、綠兩色琉璃,勾頭為蕃蓮紋,壓條是黃琉璃乳釘上飾海水江牙紋。遺址尚存。

汗王宮位于八角殿西約100米的全城制高點上,宮殿建在人工修建的土臺之上,臺高約7米,呈正方形,邊長為16米,面積為256平方米。遺址上出土過礎石、花磚、琉璃建筑構件等。

彌陀禪寺位于城東南撫近門內向西約90米處,始建于皇太極崇德六年(1641年),建有大雄寶殿、天王殿、華嚴堂、禪堂僧舍、鐘樓、鼓樓,規模極大。遺址尚存。

由于官書多不記載,又缺少必要的考古工作基礎,所以東京城內其他建筑的具體位置、規模等尚不清楚。

東京城周長3514米,雖然規模較小,但由于大量使用遼東漢人工匠,以磚石構筑取代了赫圖阿拉時期的木石雜筑的方法,這是清軍入關前在城郭建筑史上的一次飛躍。八門建門樓,四隅筑角樓,城外掘護城河,城池設施日臻完善,更加科學。汗王宮與八角殿分設兩處,擺脫了赫圖阿拉時期住宅與辦公渾然一體的局面。

努爾哈赤在東京城內實施了一系列舉措,推進了后金社會經濟的發展。

改革政體。天命七年(1622年)三月初三日,在原八旗制度的基礎上,努爾哈赤發布實施“八貝勒共治國政”,使八個貝勒擁有“并肩同坐,共議大政,斷理訴訟,舉廢國汗”的權利。通過“八貝勒共治國政”,徹底將異姓貴族排斥在最高統治集團之外,使后金社會的大權進一步集中到愛新覺羅家族手中,奠定了清王朝的統治基礎。

經濟變革。天命六年(1621年)七月十四日,努爾哈赤第一次發布“計丁授田”令。同年十月初一日,再次重申“計丁授田”,即將遼東地區“無主之田”按丁授給滿漢人家,按丁貢賦。該法令使當時滿洲(女真族)同發達的遼東社會經濟相協調,這是滿洲社會發展過程中一次質的飛躍。

推崇喇嘛教。努爾哈赤極力推崇喇嘛教。天命六年(1621年)八月,來遼東傳教的囊素喇嘛死去,努爾哈赤予以厚葬,敕建喇嘛塔,派63戶諸申種地納糧,以供香火。

擴充軍事實力。努爾哈赤在歷年南征北伐過程中,由于采取了籠絡蒙古貴族的政策,通過聯姻,壯大了實力。后金在東京城的四年里,先后有10余次與蒙古喀爾喀、科爾沁、扎魯特等部聯姻,使歸附者日眾,天命七年(1622年),努爾哈赤命設蒙古二旗,此舉奠定了之后蒙古八旗的基礎。

努爾哈赤在東京城內發布了一系列舉措,為后金政權的發展和后來的清軍入關,奠定了重要基礎。正是在此基礎上,努爾哈赤以及他的繼承者們才能創造一個歷史奇跡,即作為少數民族的滿洲入主中原,建立一個由滿洲居統治地位的、以漢族為主的人口眾多的多民族國家,并且使其延續200多年。

東京城的城址布局反映了特定時期北方少數民族的建城思想,與赫圖阿拉城、沈陽城共同體現了后金城市演變的過程,展現了當時的社會圖景,反映了當時的社會生產力狀況、工程技術、軍事水平等,具有重要的歷史、藝術、科學價值。

目前,東京城城址僅存天祐門門券和部分城垣址,城內宮殿址、寺廟址尚存。天祐門為1997年復建。

1960年,東京城被列為市級文物保護單位,1988年晉升為省級文物保護單位,2013年被國務院公布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遼陽|清代東京城——載記努爾哈赤的崢嶸歲月

東京城平面示意圖

遼陽|清代東京城——載記努爾哈赤的崢嶸歲月

東京城天祐門(攝于20世紀30年代)

遼陽|清代東京城——載記努爾哈赤的崢嶸歲月

東京城綠釉筒瓦

遼陽|清代東京城——載記努爾哈赤的崢嶸歲月

東京城黃綠釉琉璃獸頭建筑構件

遼陽|清代東京城——載記努爾哈赤的崢嶸歲月

后金滿文“天命通寶”方型陶錢范

遼陽|清代東京城——載記努爾哈赤的崢嶸歲月

散落于遼陽東京城遺址內的索倫桿座 


(責編:賈蔚雯、張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