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五五年的遼東半島軍事大演習

遼東信息港 劉 欣2019-11-24 18:37:00
瀏覽

(《中華魂》授權中國共產黨新聞網獨家發布,請勿轉載)

1955年遼東半島軍事大演習,受到了黨和國家的高度重視,葉劍英元帥親自擔任總指揮,粟裕、陳賡、鄧華、甘泗淇、肖克擔任副總指揮,黨和國家領導人劉少奇、周恩來、鄧小平、彭德懷、賀龍、陳毅、羅榮桓、徐向前、聶榮臻,國防委員會副主席張治中、龍云,黨中央和國務院各部門負責人楊尚昆、習仲勛、王首道、黃敬、趙爾陸、呂超、章伯鈞以及我軍高級將領黃克誠、羅瑞卿、譚政、王樹聲、張云逸、肖勁光、許光達大將及剛授軍銜的上將、中將和809名少將一起參加隆重的陸海空三軍大演習,第三兵團、38軍、39軍、40軍、64軍,第一機械化師,空二軍、空三軍、空降師、海軍旅順基地共8萬多指戰員合演,此次遼東半島大軍演,參加演習的飛機262架,艦艇65艘,坦克、裝甲車、自行火炮等各種大炮1100余門,演習的兵力、裝備、兵種數量、現代化程度都創我軍歷史之最,此次軍演層次之高、規模之大、影響之深,在我軍歷史上寫下了重要的一筆,創下了極為寶貴的經驗,大軍演包含了我軍諸多第一:第一次陸海空大規模登陸演習、第一次800多名將帥一起參加軍演、第一次邀請蘇聯、朝鮮、越南、蒙古四個軍事代表團及東歐一些軍事觀察員參加。

防原子、防化、防登陸

抗美援朝戰爭結束之后,毛澤東等黨和國家領導人及軍隊領導人深深感受到中國面臨核武器、化學武器、帝國主義在我國沿海登陸“三大威脅”。

在朝鮮戰爭中,美軍遭到我軍沉重打擊,美國總統艾森豪威爾揚言要對中國使用原子彈,并于1953年春季將原子彈運到日本沖繩島。很顯然,現代戰爭不可能回避核武器,中國不可能回避核戰爭 。

中國領導人在籌劃發展核武器的同時,也開始關注解放軍在核條件下的作戰研究。化學武器也是中國面臨巨大的威脅,為了有效地對付侵略者化學武器的攻擊,1954年4月,中央軍委決定成立防化兵部隊,把研究現代戰爭條件下的防化作戰提到了我軍的議事日程。

毛主席高瞻遠矚,新中國面臨的三大威脅之一是海上登陸,近代以來的外國侵略者大多是從海上登陸入侵我國,對于有著漫長海岸線的中國,抗敵登陸作戰顯得尤為重要,因此毛主席極為關注遼東半島軍事大演習。1955年7月,軍委副主席葉劍英將有關遼東半島組織一次大型演習的報告上報中央軍委毛主席,很快得到了批準。這次軍演由葉劍英任總指揮,總參謀長粟裕、副總參謀長陳賡、沈陽軍區司令員鄧華、總政治部副主任甘泗淇,訓練總監副部長肖克擔任副總指揮。根據毛主席的提議,經中央軍委批準,這次演習定位為:在假設使用原子彈和化學武器的條件下,方面軍組成集團軍、軍兩級,除了演習部隊外,還有部分民兵參加抗戰登陸戰役演習。

遼東半島大軍演

全軍800多名將帥集結旅大觀摩

1955年遼東半島大軍演前的9月27日,共和國首次授銜儀式在北京中南海懷仁堂隆重舉行,毛主席親自將中華人民共和國元帥的命令狀授予10名元帥。獲得高級軍銜的有大將10名,上將57名,中將177名,少將1042名。中央軍委研究,為了實行未來作戰需要,能夠迅速提高這些高級指揮員指揮作戰和組織實施抗登陸戰役的能力,組織全軍少將級別以上的809名將軍,集結在旅大觀看演習,由于參加觀看的各級將軍數量很多,交通工具緊缺,沈陽軍區和遼寧省旅大市征調了大批客車和吉普車接送各級軍官,即便如此,還有一些少將提著馬扎子坐著卡車去演習現場觀戰。

當年參加過遼東半島大軍演的著名軍事攝影家張友林回憶說:“高職干部都在戰爭中學習戰爭,現在學習了新的戰爭理論,到底怎么組織現代化的演習他們還不太清楚,所以通過這次軍演要學習怎樣組織,紅藍方怎么劃分,演習導演進程怎么指揮,怎么實施的。”

軍演初期,將軍們對什么是抗登陸戰役發生了很大的興趣。抗登陸戰役是一種特殊類型防御戰役,它是陸軍、海軍、空軍戰役的總合,就是說達成抗登陸戰役總目的,在統一企圖與指揮下,我陸海空三軍形成在海上、空中、陸上對敵人實施一系列的突擊,達到徹底粉碎敵人登陸的目的。

這次遼東半島大軍演,引起世界各國關注,蘇聯、朝鮮、蒙古、越南等國家的國防部長和高級將領率軍事代表團前來參觀,捷克斯洛伐克、波蘭和匈牙利等國也派出了軍事觀察員。

在這次軍演中,官兵們都戴上了新軍銜,軍官和士兵全部穿上了統一制式的軍裝,佩戴軍銜。丁金棟老人回憶說:“佩戴軍銜和大軍演一樣,都是我們軍隊正規化建設的一個重要標志,演習中出現了不同兵種,穿著不同的軍裝,有海軍白色的軍服,有藍色的空軍軍服,有綠色的陸軍軍服,說明我們當時的軍中制服已經完善了。同時在陸軍中,還出現了其他不同的兵種,比如裝甲兵、炮兵、通信兵、工兵等,還有頭戴無沿帽的女兵,兵種比較齊全。

新金縣看演習沙盤

1955年11月3日上午,觀看演習的首長們來到位于新金縣的演習指揮部觀看沙盤作業。這個沙盤足有半個足球場那么大,整個演習的微縮場景和戰略部署都在這個沙盤上一覽無余。負責為各位首長講解的是時任三兵團的司令曾紹山。經過前幾個月近十幾次的模擬演習后,曾紹山對整個兵力部署早已爛熟于心。為了能夠讓首長們在短時間充分理解演習的作戰部署,講解的前一天晚上,曾紹山又把作戰計劃在心里默背了一遍。誰知在講解當天,當曾紹山站在沙盤中央熟練地“排兵布陣”時,周恩來突然從看臺上走下來,打斷了他的講解:“你講得很好嘛。演習面對的是我軍自己假設的‘假敵人’,進攻路線是事先安排好的。如果敵人真的要搶灘登陸,可不是按照我們預計的路線進攻,你們想沒想好對策啊?”接著。周總理順勢把原本在旅順塔河灣的登陸點改在了莊河的花園口海灘。曾紹山很快地就改變了作戰計劃,為總理講解起另一套備用作戰計劃。后來,周總理又問了很多原來的作戰計劃外的“突發事件”,由于準備充分,曾紹山胸有成竹地將這些“意外”化險為夷。周總理聽后,露出了滿意的笑容。下午,通過沙盤講解熟悉了作戰計劃后,演習指揮部舉行了演習前的動員大會,為第二天即將舉行的正式演習進行了最后的部署。

陸軍和海軍分別在城子坦

和塔河灣實施抗登陸演習

(一)陸軍出動T34坦克防御敵人登陸

此次整個演習的觀禮臺在莊河市王家大山山頂。王家大山海拔300多米,站在上面俯瞰,可以將附近海域的景色一覽無余。1955年11月4日,天剛蒙蒙亮,各位首長已經步行登到山頂,準備觀戰。這次演習的所有裝備均是從蘇聯手中收回旅大軍事基地時留下的蘇式裝備。上午9時整,隨著演習總指揮葉劍英元帥手持蘇式報話機一聲鏗鏘有力地“開始演習”,十幾架伊爾28型轟炸機從王家大山上空直撲而下,把百余枚炸彈傾瀉在“敵”方正在準備向城子坦海灘登陸的艦隊中……幾分鐘之內,我軍接連出動多批次戰機連續對“敵”登陸艦隊的前沿和縱深要點實施火力突擊,掩護了我軍海上作戰群阻擊作戰的展開。就在伊爾28型轟炸機和米格15殲滅機對“敵”進行反復火力突擊的同時,“敵”軍一支登陸艦隊已列陣在遠方海面。我軍及時派出T34坦克向海面上的“敵”軍開炮進行阻擊,同時陸軍沖鋒戰士全副武裝扛著沖鋒槍“等候”準備登陸的敵人。沒等“敵人”在海灘上站穩腳跟,我軍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消滅了前來進犯的“敵人”。

(二)模擬原子彈爆炸

在塔河灣實施反登陸戰役演習前,我軍指揮部充分考慮到敵人在海灘上登陸的過程中不排除使用原子彈等殺傷力極大的武器的可能性。